•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網 > 女總裁的神級高手 > 第2892章 風瑾璇失蹤

        第2892章 風瑾璇失蹤

        “什么?!”
          
          白寒山不由一驚,轉而再次皺眉:“大小姐失蹤……跟在下有何關系?”
          
          風瑾樞失蹤干嘛要找他?
          
          “據我所知,最近一個月內,瑾璇找過你WWw..lā”風瑾樞冷然道。
          
          “在下已經說了,大小姐找我只是問點事,難不成……領主大人認為,是在下擄走大小姐?這簡直……”
          
          “你當然不敢擄走瑾璇,但本座認為你該知道,瑾璇的去向才對。”
          
          “在下怎會知道?”
          
          “白寒山!”
          
          風瑾樞臉色愈發難看,直接指著白寒山的鼻子,厲聲喝道:“你可知此事關系極大?若是有個閃失,本座定然不會好過,至于你……別怪我不客氣!”
          
          白寒山心里咯噔一下。
          
          聽完風瑾樞這番話,他終于想明白原因了。
          
          風瑾璇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無疑,因為林昊。
          
          很明顯,風瑾樞絕對也知道因由:他很清楚,妹妹對林昊心有所屬,可問題是……妹妹早有婚約。
          
          風瑾璇多次找白寒山,現在又突然失蹤不見。
          
          這又說明什么?
          
          在他看來,妹妹最近多次找白寒山,而目的又是為了林昊,至少妹妹失蹤這件事,白寒山很可能了解內情。
          
          如果找不到風瑾璇……
          
          她是天震候的兒媳婦好吧?
          
          倘若出了岔子,他這個領主就死定了,白寒山也沒有好下場。
          
          說白了,白寒山是找風瑾璇的唯一線索,風瑾樞不來找他還能找誰?
          
          “領主大人,可否借一步說話?”
          
          就在氣氛很緊張時,林昊突然站了出來。
          
          黑斗篷遮蔽了容貌,聲音經過刻意偽裝,沒人知道他的身份。
          
          刷!
          
          他剛站出來,風瑾樞身邊的一幫護衛,立刻紛紛上前一臉戒備。
          
          沒辦法……
          
          大白天的穿著黑斗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路數:起先,雖然大家都看到了他,注意力卻在白寒山身上,既然他跟白寒山同行,只要關注白寒山即可。
          
          可如今,被當成隨行的他站出來,想不引人注意都不可能。
          
          本來風瑾樞也一臉戒備。
          
          突然!
          
          一絲能量波動出現,是傳音特有的波動。
          
          “住手!”
          
          風瑾樞喝令,隨即朝眾人擺手:“都給我退下!撤出血影閣駐地,由九叔爺帶領回城,本座去去就回!”
          
          說完,他徑直朝林昊走去。
          
          “領主大人!”幾個風氏長輩很不放心。
          
          “沒事。”
          
          風瑾樞朝那幾人微笑,轉而化作一道殘影挺空。
          
          緊隨其后,林昊也騰空而起,轉眼消失在視野中……
          
          百里外。
          
          一條清澈的小溪附近,白寒山正在遠處把風。
          
          溪邊,林昊已經摘下斗篷。
          
          “青龍兄!”
          
          風瑾樞別提多激動,趕忙迎上來緊握他的手:“你回來了?!怎么也不通知我?想死我了!”
          
          他狠狠給林昊一個熊抱。
          
          林昊身體一僵。
          
          風瑾樞對他的感激發自內心。
          
          如果沒有林昊幫忙,他到現在還是個廢物,更不可能有一身修為,至于領主之位……若無林昊出手相助,即便他的病能治好,也無法成為領主。
          
          就憑他那點修為怎么可能上位?
          
          這份恩情,風瑾樞一輩子都不會忘,林昊在他心里既是至交,也是有再造之恩的恩人。
          
          可是……
          
          站在林昊的立場呢?
          
          他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為了幫風瑾樞,只不過是想捧他上位之后,借機操縱整個滄源風氏,現階段為他的勢力發展,創造最有利的條件。
          
          風氏一族必將是他的敵人!
          
          作為風氏一族后裔,風瑾樞也不例外吧?
          
          只不過……
          
          當對方把他當兄弟、當恩人,表現出無比的真誠時,他心里卻有另一番盤算,這讓他的內心很糾結——一邊是客觀的責任和立場,一邊是主觀上的情感。
          
          如果九族沒恩將仇報毀滅夏族,如果他沒肩負那么大的責任,或許……會跟風瑾樞成為朋友吧?
          
          真正的朋友!
          
          被風瑾樞這么熊抱,林昊心里暗暗嘆息。
          
          “你在天震城的事,我聽說了一些,真是太厲害了!”
          
          風瑾樞沒有注意到,林昊神色間隱藏的嘆息,他現在沒有半點領主架子,眉飛色舞說道:“西門家鎩羽而歸,各方勢力爭相結交,真是沒想到……這么短時間,你在王城已經風生水起——也對!就憑青龍兄你的本事,別說是區區天震王城了,我相信即便去到皇城,也一定能出人頭地!”
          
          他對林昊的情感很復雜。
          
          有朋友之情。
          
          有感恩之心。
          
          還有無比的敬佩!
          
          在他看來,林昊簡直是無所不能的。
          
          “只是……”
          
          突然間,風瑾樞神情充滿自責,音調明顯低沉很多:“之前聽說你遇到麻煩,可我根本幫不上忙……”
          
          當日,林昊離開滄源前往王城,是被西門栩威逼不得不去,風瑾樞也無能為力好吧?
          
          作為朋友,他一直著令滄源暗風司那邊,關注天震王城方面的消息——或者說,是關注林昊的情況。
          
          可惜……
          
          他確實得到了一些消息,但也僅僅只能作壁上觀。
          
          那可是一方諸侯的王城!
          
          他呢?
          
          區區一個小領主,哪有能力去介入?
          
          “風兄無需自責。”
          
          林昊很怕跟風瑾樞談感情,對方越是把他當朋友當兄弟,他心里理性和感性沖突越大,于是當即轉移話題:“你怎么跑去對付血影閣了?”
          
          “你跟白寒山一塊來的,應該知道事情始末吧?”
          
          “知道。”林昊點頭。
          
          “瑾璇喜歡你,你不會不知道吧?”
          
          “……”林昊沉默。
          
          “我明白,你喜歡的人是云凌和南月馥,我也知道你跟瑾璇不可能,可是那丫頭的性子……你知道的。且不說,這些年我虧欠她太多,即便沒有這層原因在,以她的性子我也攔不住。”
          
          這么多年來,他好像廢人一樣屈辱的活著,風瑾璇雖然是他的妹妹,卻一直在保護他。
          
          母親早逝。
          
          父親對兄妹倆毫無情感。
          
          可以說,他們兄妹二人相依為命,是這世上最親近的人。
          
          他知道妹妹的心思,甚至也不止一次勸說,卻改變不了妹妹的心。
          
          他也知道,白寒山跟林昊過從甚密,妹妹找白寒山的目的,他哪會猜不出來?

        Ps:書友們,我是落葉秋風,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