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剑叩天门 > 第620章 桑家家主之争 二

        第620章 桑家家主之争 二


          只见你文华子站了出来,不紧不慢地接着道:
          
          “可能诸位暂时还没收到消息,从明年开始仙盟将会为十州每一位府民发放?#24187;?#31526;牌,每?#24187;?#31526;牌对应一位府民,从明年起,若被府卫查出身上没有符牌,府卫有权利就地格杀。
          
          “所以说无垠兄让炎州加入仙盟这是?#38405;?#25105;都是有益之举,这是为大家好,若是到了明年你们身上还是没有符牌,就算你们在炎州也没用,仙?#35828;?#26263;卫会一个一个找到你们,你家有几口人就杀几口,绝对不会有半点心慈手软。
          
          他说话时虽?#24187;?#24102;微笑,可语气格外的森冷,听得人不寒而栗。
          
          此言一出,那些府民果然脸色顿时一片惨然,每个人眼神中都透露着绝望。
          
          他们中很多人是见识过仙?#35828;?#25163;段的,所以对文华子的话深信不疑。
          
          有了这一番威胁,在文华子跟桑无垠看来,就算是桑无垠不愿让炎州加入仙盟,恐怕这些胆小如鼠的下等府民也不会同意。
          
          作为一府之主,文华子见识过太多这种府民,太了解这些人了。
          
          这些人?#26469;?#34987;奴役,奴性早已深植神魂,他们哪怕是像一条狗一样的苟且活着,也不愿为了更好的生活区冒一点风险。
          
          所以在他看来,桑小满选择相信这些?#27426;?#33503;活的贱民,是一件极其愚蠢且幼稚的行为。
          
          她或许是一个好符师,但肯定不会是一个好家主,奴才永远是用来罚而不是宠的。
          
          果不其然,就因为文华子刚刚这一番话,蜃楼虚像内那些普通府民?#19988;?#20010;个神情委顿,先前脸上刚刚出现过的一丝光彩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一些失去了希望的府民开?#23478;?#20010;个散去,他们甚至连选择都不想选择。
          
          见时机已?#21073;?#26705;无垠这时候又站了出来。
          
          “大家也不?#27809;?#24515;丧气,我与仙盟盟主曹铿交情深厚,他早已向我表明,若我接任者家主之位,他只会仙盟府卫进驻炎州几座大些的城池,至于其他的地方仙盟府卫不会插足。”
          
          此言一出,这些府民脸上原本委顿的神色,顿时明亮了许多。
          
          “只是几座城池,还能接受。”
          
          “对啊,加入仙盟这也是大势所趋,总不至于一天到晚跟仙盟作对,没好处的。”
          
          不少人开始动摇了。
          
          转变之快,就算是场内一些桑家符师,也是错愕不已。
          
          而桑无垠所做的,只不过在对他?#19988;欢佟?#38829;笞”之后,往地上扔下一?#36873;?#31967;糠”,只是一?#36873;?#31967;糠”立刻令他们忘却了刚刚的鞭笞之苦。
          
          某种意义?#24076;?#25991;华子对这些?#35828;?#35780;价并没错。
          
          他们懒惰,他们不思进取,他们爱贪小便宜,他们怕事不愿做出头鸟,比起面对风险,更愿意一成不变的苟活。
          
          桑无垠对于此刻的情形很满意。
          
          毫无疑问,这一幕再次证实了他的驭民之道是正确的。
          
          对于这些府民态度的变化,她像是早就有所预料一般,神色丝毫不为所动,既没有失望也没有愤怒,一脸的平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
          
          桑无垠忽然表情略带讥讽地看向桑小满:
          
          “小满侄女,轮到你了,趁着这人还没走完,说说?#26705;?#33509;是你当了这家主,你会带着炎州走向何?#21073;俊?br />  
          对于桑无垠此刻的讥讽,桑小满更是不以为意。
          
          她没有理会桑无垠,而是扫了眼面前蜃楼虚像中的炎州府民们。
          
          “刚刚我无垠小叔说的这三点,你们都明白了吗?”
          
          她面色平静地一边说着一边边很随意朝前踏出了一?#21073;?#28982;后下颚微微扬起接着道:
          
          “不如我来跟你们解释一遍吧。”
          
          她这话自然是跟头顶蜃楼虚像上的那些普通府民说的。
          
          “你不用解释了,听没听懂都跟我们?#36824;?#31995;,我们只想安安?#20219;?#30340;过日子,不想被你们这些大人物的恩怨牵连。”
          
          一个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的声音忽然从虚像之中传来。
          
          不过人太多,也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只是这倒也很符合这些府民们的作风,混在人群中,不愿做这出头鸟。
          
          听到这话,五云楼上一些符师发出一阵哄笑,毫无疑问在这些人眼中,他们既在笑着胆小如鼠的府民,又在笑真把这些府民?#34987;?#20107;的桑小满。
          
          “不,跟你们大有关系。”
          
          桑小满既没有跟着笑,也没有因为这些笑声而感到愤怒,依旧面色平静。
          
          “就比如我小叔要做的这第二件事,以符从各州府换取仙粮。如此一来的确是解了我炎州人多粮少之困,还能充盈炎州钱库,可你们有没有想过,有了这些外来的便宜仙粮,你们这些庄户的粮食该卖往何处?卖不了粮食如?#20301;?#37027;佃租税赋?如何面来油盐柴炭,没有柴炭怎?#31383;?#36807;那漫长寒冬?更不要说给你孩儿买几件新衣裳,送他们去读书识字了。”
          
          她这番话说的格外平静,而蜃楼虚像那头的一个个普通府民却是听得心惊肉跳。
          
          “唉……各位大老爷,总得给我们留条活路?#26705;俊?br />  
          有个?#20808;说?#22768;音突然叹气道,在一众的沉默中,这道从蜃楼虚像内传过来的身影格外刺耳。
          
          面对这声叹息,在场的另一?#31968;?#31526;师也跟着沉默,人?#31449;?#26159;有恻隐之心的,况且他们中不少人,都是从普通符民,一步一步爬到符师的位置,很能理解这老人此刻的心情。
          
          “活路是求不来的,你们在他们眼里,就跟水?#36947;?#30340;老鼠,泥地里的臭虫一样,一文不值。”
          
          桑小满语气毫不客气道。
          
          “你这个桑家大小姐,哪里懂我们的苦,只要有条活?#32602;?#23601;算让我们做一只臭虫又何妨?”
          
          有人绝望的问道。
          
          “你真的?#24066;?#20570;一只臭虫吗?”
          
          桑小满的这个“你”问的不止是说这话的人,还有蜃楼虚像中千千万万府民。
          
          这一问,那虚像中的众人又沉默了。
          
          “其?#30340;?#20204;不?#24066;模?#29983;而为人,谁?#24066;?#20570;一只被人踩在脚底下的臭虫?#21487;?#32780;为人,谁?#24066;?#21322;生蹉跎连?#27426;?#39281;食都没尝过?#21487;?#32780;为人,谁又?#24066;?#33258;己的子女,一出生就低人一等?”
          
          在他们的沉默声中,桑小满的话,就像是一根根尖刺,刺在这些人心中。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