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網 > 靈霄之門 > 第四百三十六章 血脈之威

        第四百三十六章 血脈之威

        玄真圣尊不告而別,卻把陸宣獨自放在了危險的境地。
          
          東海龍神的虛境籠罩住陸宣,讓陸宣覺得自己仿佛身處大洋深處,有極為沉重的力量從四面八方涌來,幾乎要將他揉成碎片。而東海龍神背后那巨大的金龍法相也閃電般直撲下來,宛若飛來峰,要將陸宣撞成齏粉。
          
          這一切都在電光石火中發生,即便無崖子等人有心相救,最多也是救下陸宣一條小命罷了。
          
          所有人都不禁睚眥欲裂。
          
          但除了無崖子等人之外,其他人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陸宣身陷險境,卻是束手無策。
          
          然而就在這時,卻見陸宣的天靈穴中,忽然有道細弱的金光驟然沖天而起。
          
          那金光幾乎微不可見,但是倏忽間便洞穿虛空,直接釘在了東海龍神那龐大的金龍法相頭頂。
          
          吼!
          
          那宛若真龍的金龍法相竟發出驚恐萬狀的悲鳴,倏忽間煙消云散。
          
          東海龍神先是一愣,旋即蹙眉看向那一道金芒,緊接著仿佛察覺到了什么,頓時露出無比駭然的表情來。
          
          而那金芒驟然出現在高空,忽然有道蒼老而巨大的龍吟響起,竟驟然化作一顆碩大無朋的黃金龍首,冷冷的看向東海龍神。那黃金龍首奇大無比,竟比剛才東海龍神那金龍法相還要龐大三分,偌大的龍頭幾乎充斥天地,帶著無盡的神威。
          
          兩道目光,仿佛兩道黃金長槍,將東海龍神釘在了虛空之中。
          
          東海龍神的虛境瞬間告破,四下一片清平,偌大的大淵,仿佛只有那碩大的龍首睥睨萬物。
          
          遠處,那百余個東海龍庭的強者也神色駭然,他們多數都有真龍血脈,同時感受到了來自那巨大龍首的威壓,于是有種無盡的敬畏從心頭涌起,竟一個個不由自主的跌落塵埃,五體投地的跪伏于地。
          
          東海龍神,則徹底失魂落魄。
          
          他噤若寒蟬的看著面前的龍首,先是滿面茫然,繼而臉色驟變,敬畏而激動的也跪在虛空之中。
          
          “金……金龍多寶妖皇!?”
          
          東海龍神夢囈般的呢喃著,繼而聲嘶力竭的大聲道:“拜見先祖!”
          
          他不住的磕頭,眼中竟是老淚縱橫,一副情難自已的模樣。而那龍首則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半晌才淡淡的道:“你忘了……東海……也是玄蒼的東海么?”
          
          一句話,如雷霆萬鈞落在東海龍神的心頭。
          
          他更是淚如泉涌,愧疚無比的顫聲道:“晚輩鬼迷心竅,知錯了……知錯了……”
          
          巨大龍首俯視著東海龍神,冷漠的道:“你雖非龍族,但……卻身具我龍族之血脈……不要……為我丟臉……”
          
          龍首說話有些停頓,最后深深的注視了東海龍神一眼,忽然煙消云散。
          
          直至龍首消失,東海龍神仍跪伏于半空不敢起來,而四面八方也是鴉雀無聲,每個人都是無比的駭然。
          
          那是真龍!
          
          與東海龍神與敖橫的金龍法相截然不同,那巨大的龍首神威如獄,即便是幾大巔峰人皇也難以比擬,更何況所有人都親耳聽到,東海龍神竟稱呼那龍首為先祖,難道那龍首真是上古神龍?
          
          而所有人都親眼目睹,那龍首乃是陸宣天靈穴中沖出的一道金芒所化!
          
          即便再熟悉陸宣的人,此刻看向陸宣的模樣也充滿了敬畏。
          
          無崖子等人也是瞠目結舌。
          
          他們只知道陸宣應該已經成了玄蒼世界的界子,背后有玄真圣尊撐腰,但是那黃金龍首又是從哪里來的?為何連東海龍神都如此失態?
          
          半晌,直到那神龍之威消失于無形,東海龍神才長身而起,落在陸宣的面前。
          
          無崖子等人倏忽間也出現在陸宣的左右,唯恐東海龍神再次對陸宣不利。
          
          而東海龍神卻仿佛換了個人,面帶恭敬之色的對眾人道:“諸位道友不必擔心,我絕不會對陸道友再有絲毫不敬。反而從今往后,東海龍庭唯陸道友馬首是瞻,若有差遣,絕不敢有半點推辭。”
          
          無崖子等人面面相覷,終于放下心來。
          
          所有人都能聽出東海龍神言辭懇切,這一次卻的確是再也不會興風作浪了。
          
          陸宣則只是看著東海龍神,沉默不語。
          
          金龍多寶妖皇忽然出現,雖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現在想想,卻也是順理成章。
          
          想起玄真圣尊與他說起的往事,當玄真圣尊剛剛誕生靈智的時候,金龍多寶妖皇便已是世間絕頂的存在了。論起來,金龍多寶妖皇甚至比那位靈霄仙帝資歷更老,幾乎是混沌中便誕生的神物。
          
          有這樣一位龍族先祖坐鎮在泥丸宮中,東海龍庭又怎能不屈服?
          
          難怪無論是三足金烏還是玄真圣尊都無比輕松,顯然他們都知道只要金龍多寶妖皇出現,東海龍庭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所以玄真圣尊才慫恿陸宣激怒東海龍神,直到東海龍神真正的威脅到了陸宣,這才再次逼出了金龍多寶妖皇。
          
          陸宣看著東海龍神,知道他必然有一肚子疑問想要問自己。
          
          果然,東海龍神先是深深的看了眼陸宣,然后竟畢恭畢敬的深施一禮。
          
          “陸道友,先前的一切都怪我貪得無厭,有冒犯之處,陸道友盡管責罰。”
          
          能讓東海龍神說出這種話來的,當今世上恐怕絕無僅有。而陸宣自然也知道東海龍神敬畏的只是金龍多寶妖皇,卻是與自己無關。于是陸宣淡淡的笑了笑,“龍神雖然一念之差,但是所幸并未釀下大錯,責罰倒是不必了。”
          
          他口氣雖然極大,但偏偏東海龍神卻長長的松了口氣,心中不禁后怕。
          
          敖橫可是覬覦過楚玲瓏的人,若是陸宣不肯善罷甘休,只需一個眼神,東海龍神即便再心疼,也要大義滅親。好在陸宣并未追究,這也讓東海龍神不禁又是愧疚又是尷尬。
          
          他定了定神,又試探著問道:“陸道友,敢問妖皇他老人家……”
          
          金龍多寶妖皇剛才雖然現身,但顯然絕非正常狀態,非但只顯化出一顆龍首,更是連說話都不連貫。但是即便如此東海龍神也是無比激動,起碼金龍多寶妖皇仍在這玄蒼世界,對于東海龍庭而言,這可是天大的福音。
          
          陸宣則淡然道:“妖皇無礙,不過他老人家剛剛蘇醒不久,所以還需一段時間靜養。”
          
          東海龍神這才長長的松了口氣,露出真誠的笑容來。
          
          他并不知道金龍多寶妖皇如今只是一縷殘魂,究竟能否徹底蘇醒,就連陸宣自己也說不清楚。
          
          這時,旁邊不遠處忽然發出一聲悶吼,繼而一道身影驟然飛起。
          
          卻是敖橫蘇醒了過來。
          
          他的確強悍,剛才陸宣那番痛毆,即便是座大山也會化作齏粉,而現在敖橫雖然被揍得面目全非,但仍很快蘇醒,并怒不可遏的沖了過來。此時的敖橫雙目赤紅,顯然已經將陸宣恨入骨髓,幾乎看不到東海龍神和無崖子等巔峰人皇,眼中只剩下了陸宣一個人。
          
          “陸宣,我撕了你!”
          
          敖橫怒氣沖天的瞬間沖到陸宣的面前,然而沒等他與陸宣拼命,就見東海龍神飛起一腳,直接將敖橫踩進了地下。
          
          東海龍神根本不顧敖橫遍體鱗傷,這一腳幾乎將敖橫踩得再次昏厥過去。
          
          “老祖!”
          
          敖橫嗷了一聲,怪眼看向東海龍神,滿是驚詫和不解。
          
          他不明白,老祖為何會突然對自己動手?
          
          卻見東海龍神惡狠狠地盯著敖橫,厲聲道:“道歉!”
          
          敖橫更是驚呆了,結結巴巴的道:“老祖,您……您瘋了?”
          
          東海龍神愈發狂怒,竟又連踩了兩腳,幾乎將敖橫渾身筋骨踩碎。隨即一道神念過去,將剛才的一切都告訴敖橫,敖橫瞬間如遭雷噬,整個人躺在碎石之中,目瞪口呆。
          
          “金龍多寶妖皇!?”
          
          他嘶聲怪叫著,愣了半晌,直到東海龍神收回腳去,敖橫才勉強掙扎起來,噗通跪倒在陸宣的面前。
          
          “我……我……”他支吾了半晌也不知該說些什么,只是重重的磕了幾個頭,大聲道:“請陸兄降罪!”
          
          陸宣倒是哭笑不得的瞥了敖橫一眼。
          
          這廝雖然狂傲的沒了邊際,卻沒想到認起錯來倒也干脆利索。他仔細審視了敖橫一眼,發覺他倒是真心誠意的請罪,于是淡淡的笑了笑,正要說話,卻見東海龍神又一腳將敖橫踢飛了出去。
          
          “你算什么東西,我與陸道友平輩論交,你竟叫陸道友為陸兄?你將我置于何地?”
          
          東海龍神惡狠狠的罵道。
          
          敖橫屁滾尿流的又爬了回來,哭喪著臉先看了看東海龍神,又畢恭畢敬的給陸宣磕頭,囁嚅道:“那個……陸……陸老祖……”
          
          陸宣再也按捺不住,無奈的搖頭苦笑。
          
          “你與我年紀相仿,叫我老祖,不是折我壽數?”
          
          他又看向東海龍神,微笑道:“龍神就不必為我出氣了,我與敖兄的事情就此一筆勾銷,不會再多做計較。”
          
          東海龍神這才訕笑了兩聲。
          
          他剛才那幾腳又何嘗是真想責罰敖橫?不過是為陸宣出氣罷了。若是陸宣記恨著敖橫,恐怕敖橫就命不久矣。
          
          好在陸宣胸懷寬廣,沒有太多計較。
          
          東海龍神一笑,單手一招,忽然有個巴掌大小的貝殼出現在手中。
          
          “陸道友,此物便交給你吧。”
          
          

        Ps:書友們,我是雕梁,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