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官道巅峰 > 第1036章 熟人的消息

        第1036章 熟人的消息


              那个‘熟人’楞了一下,他看着王晓松,忽然之间惊呼道:“你是王主任!”
          
              王晓松赶紧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这个人小声一点:‘小声点,别给自己惹麻烦。我记得你好像姓郑是不是?’
          
              “王主任,我叫郑斌,我是。”郑斌说道这里,忽然之间语塞起来。
          
              王晓松笑了笑,心中高兴自己果?#24187;?#26377;看错。现在按说应该是甘宁同乡会得势的时候,郑斌却被送进了拘留所。这样来说的话,肯定是郑斌得罪了他自己的主子,才被送进这里来修理一番。现在看看郑斌欲言又止的样子,自己刚才的猜测,?#27426;?#26159;中了!
          
              果然,郑斌自己犹豫片刻之后,都不用王晓松追问,就直接说道:‘王主任,不怕您笑话。我以前啊,就是给马伟洲当狗腿子的。但是这几天,就是因为得罪了马伟洲,所以我现在?#19981;?#19981;下去了。’
          
              王晓松微微一笑,此人绝对不只是诉苦这么简单。郑斌这个人,他就是想要接着诉苦,勾起王晓松的好奇,好进一步说明自己的意图。
          
              王晓松倒也不说破,只是顺着此人的意?#25216;?#32493;说道:‘这样啊……那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得罪这个马伟洲了?’
          
              郑斌长叹一声:“马伟洲让我帮他做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没有做好,险些坏了他的事儿。后来有警察找上门来,他就直接让?#39029;?#25285;了所有的罪责。”
          
              郑斌长叹过后,不等王晓松继续追问,就接着讲述了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
          
              很快,王晓松就明白,到?#36861;?#29983;了什么事情。原来马伟洲在滨莱新区的生意,可绝对不仅仅是开餐馆这么简单。事实?#24076;?#29616;在滨莱新区,乃至于整个华东省的一些娱乐场所,都在销售此人的一些‘商品’。
          
              这个商品不是普通商品,说白了,就是一氧化二氮,俗称笑气。医学上经常用来充当麻醉剂,在吸入之后,让人精神愉悦,开始发笑。
          
              而现在整个华东市场上流通的这些笑气,全都是马伟洲的产品!郑斌办砸了的那件事情,就是去上游码头接货!结果接到一半,正好遇见警察检查,郑斌为了湮灭证据,就直接将所有的笑气全部倾倒在了凌水江里面。
          
              当天正好?#20185;?#26292;雨过后,沿江的水库堤坝一起放水,整个凌水江水流湍急,那些?#31185;?#32592;罐落入凌水江之后,顷刻之间就让冲的无影无踪。警方直到现在也没?#24515;?#21040;证据,证明他们是在贩运违禁品。
          
              相反,现在马伟洲让郑斌一口咬定,那天他们接货的内容,全部都是一些调味品。而且之所以会落入凌水江中,完全是因为操作不当,而不是为了湮灭证据。
          
              听完了这个人的讲述,王晓松微微一笑:“郑先生,恕我直言。我不是不相信你。如果按照你的说法,你现在只要配?#19979;?#20255;洲,一口咬定那些东西都是调味品。
          
              反正死无对证,警方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过了几天,也就把你放掉了。我跟马伟洲之间的情况你应该清楚,说我们两个人形同水火都算是轻的。你现在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就不怕后面的后果,你承担不起吗?”
          
              郑斌哭丧着?#24120;骸?#25105;要是不说,这个后果我更加承担不起。您知道,我扔掉的可是价值八十多万的货!马伟洲已经放话了,他让我自己了?#24076;?#25343;一只手来给他一个交代。
          
              我都这把年纪了,让我丢掉一只手,那我以后还怎么生活!但是我要是不这样的话,马伟洲那个家伙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啊!
          
              王主任,我知道您跟马伟洲?#27426;?#20184;,所以今天见了您,我才跟见了救?#19988;?#26679;!现在也就您能救救我的这条命了。王主任,我给您作揖了,我求求您了,您救救我吧。”
          
              王晓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明白一些了。如此?#36947;?#30340;话,你是知道马伟洲的一些底细的?
          
              想要让我救你倒是不难,我王晓松虽然不是什么大领导大干部,但是我要在滨莱新区保住一个人,还是可以做到的。就是你说的笑气这件事情,你要把你知道的所有细节,丝毫不保留的告诉我。”
          
              好不容易看见王晓松点头,郑斌就好像抓住了?#35753;?#31291;草一样,赶忙讲述起来。
          
              原来,马伟洲有一个堂?#20540;埽?#21483;做马洪奎,在甘宁当地经营了一家化工厂。这个化工厂呢,平?#26412;?#26159;生产一些经过备案的普通化工用品。
          
              ?#27426;?#23454;际?#24076;?#36825;家厂子只不过就是一个伪装,他们真正生产的,其实就是笑气!而且产量极高,但是这些笑气基本上没有通过正规渠道供应医院等单位,全部都是做成了‘夜店?#21834;?#36865;到了华东省,来让那些追求刺激的年轻人消费。
          
              王晓松以前跟赵飞扬闲聊的时候,了解过这个东西。现在的华东省,有不少年轻人将这件事情,?#28902;?#20026;‘打气’。
          
              这个东西目前?#24418;?#34987;认定为‘新型毒品’,只是?#27426;?#20041;为危险化工品,以及管制类药物。也就是说,生产,贩卖这些东西,其实不会被认定为是‘贩毒’。
          
              但是根据警方这些年来的观察,调查,基本上可以确定,这种东西一旦长期吸?#24120;?#23545;人身体,和精神上的危害,却丝毫不比那些毒品?#39134;?#32780;且长期吸食笑气的话,花费同样不菲。曾经有新闻报道过,某留学生在国外吸食笑气,短短两年的时间,花费多达数十万!
          
              马洪奎生产的笑气,经过凌水江航?#35828;?#21326;东省,然后马伟洲做为他的代理商,负责将这些笑气批发给下面的一些娱乐场所,然后再让娱乐场所的负责人,向那些年轻人进行推销。
          
              王晓松皱着眉头:“这?#27492;道?#30340;话,这个东西不算是毒品。就算是掌握了证据,也未必能?#27426;?#20182;们贩毒的罪。”
          
              “我知道,但是这东西总归也是不好的东西啊。您总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任由他们这样乱?#31383;傘!?#37073;斌说道。
          
              最快更新www.60355.co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钟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20013;?#35828;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31383;桑?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壹起牛牛补丁 四场进球彩投注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数据 最近云南彩票中奖号 竞彩篮球让分胜负玩法投注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前三直 七星彩走势图l cs模拟真人游戏 浙江20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赛马会图片 顺子算不算组六 老快3开奖信息 高频彩上海时时乐下载 世界杯总进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