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網 > 官道巔峰 > 第1036章 熟人的消息

        第1036章 熟人的消息


              那個‘熟人’楞了一下,他看著王曉松,忽然之間驚呼道:“你是王主任!”
          
              王曉松趕緊豎起一根手指,示意這個人小聲一點:‘小聲點,別給自己惹麻煩。我記得你好像姓鄭是不是?’
          
              “王主任,我叫鄭斌,我是。”鄭斌說道這里,忽然之間語塞起來。
          
              王曉松笑了笑,心中高興自己果然沒有看錯。現在按說應該是甘寧同鄉會得勢的時候,鄭斌卻被送進了拘留所。這樣來說的話,肯定是鄭斌得罪了他自己的主子,才被送進這里來修理一番。現在看看鄭斌欲言又止的樣子,自己剛才的猜測,一定是中了!
          
              果然,鄭斌自己猶豫片刻之后,都不用王曉松追問,就直接說道:‘王主任,不怕您笑話。我以前啊,就是給馬偉洲當狗腿子的。但是這幾天,就是因為得罪了馬偉洲,所以我現在也混不下去了。’
          
              王曉松微微一笑,此人絕對不只是訴苦這么簡單。鄭斌這個人,他就是想要接著訴苦,勾起王曉松的好奇,好進一步說明自己的意圖。
          
              王曉松倒也不說破,只是順著此人的意思繼續說道:‘這樣啊……那你倒是說說,你到底是怎么得罪這個馬偉洲了?’
          
              鄭斌長嘆一聲:“馬偉洲讓我幫他做一件見不得人的事情,我沒有做好,險些壞了他的事兒。后來有警察找上門來,他就直接讓我承擔了所有的罪責。”
          
              鄭斌長嘆過后,不等王曉松繼續追問,就接著講述了整個事件的前因后果。
          
              很快,王曉松就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原來馬偉洲在濱萊新區的生意,可絕對不僅僅是開餐館這么簡單。事實上,現在濱萊新區,乃至于整個華東省的一些娛樂場所,都在銷售此人的一些‘商品’。
          
              這個商品不是普通商品,說白了,就是一氧化二氮,俗稱笑氣。醫學上經常用來充當麻醉劑,在吸入之后,讓人精神愉悅,開始發笑。
          
              而現在整個華東市場上流通的這些笑氣,全都是馬偉洲的產品!鄭斌辦砸了的那件事情,就是去上游碼頭接貨!結果接到一半,正好遇見警察檢查,鄭斌為了湮滅證據,就直接將所有的笑氣全部傾倒在了凌水江里面。
          
              當天正好趕上暴雨過后,沿江的水庫堤壩一起放水,整個凌水江水流湍急,那些瓶瓶罐罐落入凌水江之后,頃刻之間就讓沖的無影無蹤。警方直到現在也沒有拿到證據,證明他們是在販運違禁品。
          
              相反,現在馬偉洲讓鄭斌一口咬定,那天他們接貨的內容,全部都是一些調味品。而且之所以會落入凌水江中,完全是因為操作不當,而不是為了湮滅證據。
          
              聽完了這個人的講述,王曉松微微一笑:“鄭先生,恕我直言。我不是不相信你。如果按照你的說法,你現在只要配合馬偉洲,一口咬定那些東西都是調味品。
          
              反正死無對證,警方也不能把你怎么樣。過了幾天,也就把你放掉了。我跟馬偉洲之間的情況你應該清楚,說我們兩個人形同水火都算是輕的。你現在把這件事情告訴我,就不怕后面的后果,你承擔不起嗎?”
          
              鄭斌哭喪著臉:“我要是不說,這個后果我更加承擔不起。您知道,我扔掉的可是價值八十多萬的貨!馬偉洲已經放話了,他讓我自己了斷,拿一只手來給他一個交代。
          
              我都這把年紀了,讓我丟掉一只手,那我以后還怎么生活!但是我要是不這樣的話,馬偉洲那個家伙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的啊!
          
              王主任,我知道您跟馬偉洲不對付,所以今天見了您,我才跟見了救星一樣!現在也就您能救救我的這條命了。王主任,我給您作揖了,我求求您了,您救救我吧。”
          
              王曉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么說的話,我倒是明白一些了。如此說來的話,你是知道馬偉洲的一些底細的?
          
              想要讓我救你倒是不難,我王曉松雖然不是什么大領導大干部,但是我要在濱萊新區保住一個人,還是可以做到的。就是你說的笑氣這件事情,你要把你知道的所有細節,絲毫不保留的告訴我。”
          
              好不容易看見王曉松點頭,鄭斌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趕忙講述起來。
          
              原來,馬偉洲有一個堂兄弟,叫做馬洪奎,在甘寧當地經營了一家化工廠。這個化工廠呢,平時就是生產一些經過備案的普通化工用品。
          
              然而實際上,這家廠子只不過就是一個偽裝,他們真正生產的,其實就是笑氣!而且產量極高,但是這些笑氣基本上沒有通過正規渠道供應醫院等單位,全部都是做成了‘夜店裝’,送到了華東省,來讓那些追求刺激的年輕人消費。
          
              王曉松以前跟趙飛揚閑聊的時候,了解過這個東西。現在的華東省,有不少年輕人將這件事情,戲稱為‘打氣’。
          
              這個東西目前尚未被認定為‘新型毒品’,只是被定義為危險化工品,以及管制類藥物。也就是說,生產,販賣這些東西,其實不會被認定為是‘販毒’。
          
              但是根據警方這些年來的觀察,調查,基本上可以確定,這種東西一旦長期吸食,對人身體,和精神上的危害,卻絲毫不比那些毒品遜色!而且長期吸食笑氣的話,花費同樣不菲。曾經有新聞報道過,某留學生在國外吸食笑氣,短短兩年的時間,花費多達數十萬!
          
              馬洪奎生產的笑氣,經過凌水江航運到華東省,然后馬偉洲做為他的代理商,負責將這些笑氣批發給下面的一些娛樂場所,然后再讓娛樂場所的負責人,向那些年輕人進行推銷。
          
              王曉松皺著眉頭:“這么說來的話,這個東西不算是毒品。就算是掌握了證據,也未必能夠定他們販毒的罪。”
          
              “我知道,但是這東西總歸也是不好的東西啊。您總不能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任由他們這樣亂來吧。”鄭斌說道。
          
              最快更新www.60355.com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

        Ps:書友們,我是鐘表,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