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位面之狩猎万界 > 第五百二十四章 亲手报仇才叫爽

        第五百二十四章 亲手报仇才叫爽

        还债,为‘08a’兄弟加更,这章六千加,加更码一起了,多谢兄弟们的各种支持,夏天五体投地,满地打滚的拜谢各位衣食父母。
          
          =========================
          
          “黄少宏,你小子又在?#36947;粒?#24590;么着你是想和马抢槽啊?”
          
          就在黄少宏在水槽的倒影中欣赏自己年轻了不止五岁的面容时,肩膀忽然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紧接着身后又传来一阵哄笑的声音。
          
          “嘶......这特么谁啊!”
          
          被人这一拍,瞬间引动身?#20185;?#21183;,吃痛之下黄少宏豁然回头,脸上都是因疼痛而泛出的恼怒。
          
          结果他转身之后看清了形式,不由得猛然一怔,就见身后站着一排军士,穿甲持矛,拍他的人正是那些军士中的一员,此?#26412;?#31449;在他身后一步的地方,满脸诧异的看着他。
          
          那军士也万没想到一项懦弱的黄少宏,竟然敢和自己翻脸,当即也怔住了,等反应过来顿时大怒:
          
          “小兔崽子,我看你特么是不想活了!”
          
          他说着抡起拳头就要朝黄少宏打过来。
          
          黄少宏心中叫苦,刚才他发火也是下意识的反应,另外他听到别人叫自己名字,恍惚中就觉得自己没有穿越或者重生,还当自己是在现代社会有警察叔叔保护呢。
          
          ?#19978;?#22312;也想明白了,自己样貌都年轻了,本来二十多岁,现在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时自己的样子,显然不可能还是原来的自己了。
          
          ?#36824;?#20182;想明白也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拳头朝自己轰了过来。
          
          在这一刻,黄少宏?#20804;?#38169;觉,他感觉这一瞬间自己好像有三十多种方法抵?#19981;?#32773;还击。
          
          他非常想抓住对方手腕,一引一带将对方重心带偏,然后踢?#25377;?#30524;,嗯......黄少宏感觉这好像是太极拳的运用。
          
          或者硬打硬?#24076;?#25250;中宫直入,击打对方软肋,然后趁着对方因疼痛弯腰之际,两指上竖反戳,提膝上挑,插眼踢裆,嗯......这好像是?#25105;?#25331;中的招数。
          
          又或者一记横拳将对方拳头崩出去,然后左手成爪猛抓对?#21483;?#21069;乳猪,趁着对方疼痛之际,右手五指并拢朝对方眼睛疾戳,下面在补上一脚,同样也是插眼提档。
          
          嗯......这好像是铁线拳和虎鹤双形的搭配。
          
          咦,怎么都是插眼踢裆?
          
          黄少宏以前听人说过,说人在危急时刻会感觉到时间变得极为缓慢,这个时候?#36816;?#32500;会异常活跃,若是遇到生死危机,?#34892;?#29305;别牛逼的甚至能回忆完自己的一生,普普通通的也能回忆个二十?#31181;印?br />  
          以前他还不?#29275;?#21988;之?#21592;牽?#32467;果今天他自己遇到危机关头,竟然能瞬间想出这么多的破解之术和反击之法,这特么不信也不行了啊。
          
          另外他为什么会知道想出来的招数是太极、?#25105;狻?#25110;者铁线、虎鹤双形之类的,黄少宏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还想着是不?#20146;?#24049;穿越或者重生之后老天爷给的金手指啊......
          
          金手指固然是可喜的,可特么现在可悲的是,如今这具身体哪儿哪儿都痛,空有三十多种防守反击的手?#21361;?#20294;特么一种也用不出?#31383;。?br />  
          在这一瞬间黄少宏又想到(夏天:你特么真以为自己是火影忍者啊,都回忆半天了还想个屁啊!)
          
          黄少宏不禁心中悲叹,难道自己刚穿越就要死在这里了不成,?#19978;Я四?#37329;手指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便听到一声历喝:“住手!”
          
          ‘嘭’
          
          那军士的手腕被一只大手牢牢抓住:“怎么回事,你们都闲的没事是吧,在这欺负小黄,不用巡逻么!”
          
          “果然老天让自己穿越过来就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这就是主角不死定律了!”
          
          黄少宏心里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转头看向来人,就见到抓住军士手臂的人一头卷发,同样穿着金属和皮革制成的铠甲,?#36824;?#20182;穿的铠?#23376;?#37027;些军士相比明显高档许多。
          
          再看这?#35828;?#38271;相,黄少宏当即就是一愣,当即脱口道:“筷子兄弟?”
          
          面前这人赫然便与筷子兄弟中肖央的长相一模一样,他身后还跟着一身?#23478;?#25171;扮,留着胡子包着橙色头巾的王太利。
          
          “你们哥俩也穿越了?”
          
          黄少宏乍一见到熟人,脸上登时露出笑容,?#36824;?#30140;痛之下这个笑容在别人看起来绝对不怎么好看,严重影响他的颜值。
          
          “燕头......这小子和我来横的!”
          
          之前要打黄少宏那个军士见?#21483;?#22830;,脸上露出讪讪的表情,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满。
          
          肖央没理那军士,只是松开了对方的手,然后看着黄少宏诧异的问道:“什么筷子兄弟......我说小黄你这是让谁打的?怎么弄成这样!”
          
          黄少宏脑袋里‘嗡’的一下,那军士喊出‘燕头’这两个字,瞬间?#21483;?#20182;脑海中的?#27426;渭且洹?br />  
          ?#19988;?#20013;,肖央对着一个和成龙大哥长得一样的军汉大声吼道:“这里是雁门关,我是这的头......”
          
          同样是这个人,用手指戳着那成龙大哥模样的军汉道:“你信不信十招之内我就把你撂倒?”喊得牛逼,?#36824;?#21518;来怂了。
          
          “这里是......天降雄狮的世界!”
          
          黄少宏终于弄清了自己在什么地方,竟然是在电?#21834;?#22825;降雄狮’的世界里,这部电影的历史背景是在西汉时期,剧情发生的地点是在雁门关。
          
          眼前和肖央一个模子的军官是雁门关校尉叫燕头,而一旁的王太利则是这雁门关卫所中的军医叫老鼠也不知道是本名还是绰号。
          
          自己竟然穿越或者重生到?#35828;?#24433;世界中,黄少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无数?#35828;?#31359;越?#21361;?#22312;自己身上实现了,可自己貌似并不想这样啊!
          
          无论是穿越也好,重生也罢,到西汉时期的雁门关能干什么?修城,打仗,弄不好不是累死就是被砍死,真是天撸啦!
          
          他真想仰天长啸:“我想回家......”当然如果有用的话,他现在肯定已经喊出来了。
          
          以上的想法同样是火影忍者的‘天赋技能’......‘回忆杀’!
          
          听上去挺长其实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黄少宏摇摇脑袋,这特么回忆杀好像要死的人经常见到,赶紧?#25351;?#27491;常吧还是,他装作头痛的样子,对着眼前的燕头说道:
          
          “我忘了我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只要一想到这些,头就疼的厉害!”
          
          燕头不由得蹙眉朝一旁问道:“谁把他打成这样,是不是被打傻了?”
          
          一众军士当中,有一人回话道:“燕头,我今天早上听到王小六他们说要收拾小黄?#27426;伲?#22909;像是惦记他老爹留下那个土房了!”
          
          燕头啐了一口:“我?#24120;?#29579;小六这是不想活了,他不知道小黄是我罩的么!”
          
          他说完朝身边叫道:“老鼠!”
          
          和王太利一个模子印出来那人连忙道:“燕头吩咐!”
          
          “给他看?#31383;。?#36825;还用我说么,脑子,你脑子呢!”
          
          燕头看上去因为黄少宏受?#35828;?#20107;情?#34892;┓吃輳?#21943;完了王太利之后,朝那?#29238;?#22763;卒说道:“去把王小六那帮孙子抓?#31383;。?#36824;在这杵着干嘛!”
          
          “是是是......”
          
          一帮士卒轰然应诺,快步而去,他们?#24187;?#30333;平日里对黄少宏爱答不理的校尉大人,怎么会在这小子受伤之后,发这么大火。
          
          “燕头,要不咱们?#28982;?#21355;所吧,这里乱哄哄的不好把脉啊!再说小黄这伤口也?#20040;?#29702;一下,这里可没家伙啊!”
          
          耗子一脸为难的建议道。
          
          “那你不早说!”
          
          燕头招呼道:?#30333;?#23567;黄,大哥带你回卫所,一会看我怎么给你出气!”
          
          说完拉着黄少宏的胳膊就走。
          
          黄少宏这一身伤被他拉着疾?#25784;?#39039;觉生疼,?#20260;?#21676;牙忍了,只是开口说道:
          
          “燕头,治伤不着?#20445;?#25105;这也不知道几天没吃饭,都快饿死了......”
          
          燕头叹了口,摇头道:“放心吧,今后有大哥在?#25237;?#19981;到你”
          
          黄少宏被他拉着朝卫所而去,一路上四处张望,见这雁门关中?#36335;?#19981;?#20204;?#32463;历过一场大战一样,城中百废待兴,到处都是修缮建筑、修补城墙的开工场面。
          
          到了校尉所,燕头吩咐厨房弄点吃的来,不大工夫一碗小?#23383;啵?#20004;块杂面蒸饼,一叠腊肉就摆在了黄少宏面?#21834;?br />  
          黄少宏顾不得老鼠正给他包扎诊?#21361;?#30452;接用手抓着蒸饼腊肉就大口吃了起来。
          
          燕头看他这样子,在一旁叹了口气道:“你这都饿几天了啊,怎么饿成这样?”
          
          黄少宏哪里?#35828;?#22238;话,端着小?#23383;?#21917;一大口先,他动作大?#35828;悖?#19968;旁的老鼠忙道:“你慢点,我这给你包扎胳膊呢!”
          
          吃了七?#30452;ィ?#40644;少宏把碗一推,燕头看着东西没吃完,诧异的问道:“这就不吃了?”
          
          “不吃了,我也不知道饿了多久,吃太多伤身,这些刚好!”
          
          燕头听到黄少宏的回答,哈哈一笑:“行,你小子还没被打傻!”
          
          老鼠给黄少宏包扎完头上和身上的伤口,拉着他的手过去诊脉。
          
          黄少宏对燕头问道:“燕头,我记不清自己是谁了,您能不能和我说说,我是谁?是干什么的,家里还有别人吗?”
          
          燕头脸色一变,朝老鼠问道:“老鼠,小黄这是怎么了?”
          
          老鼠皱着眉头:“医术上记载过一种失魂症,小黄这种情况很可能是头部受到外力打击之后,引发了失魂症......”
          
          “那怎?#31383;?#21834;?”燕头闻言脸上?#34892;?#30528;急的?#35014;?br />  
          “这个......我只能开副药先吃吃,在辅以针?#27169;?#33021;否痊愈这就要看天意了......”
          
          燕头一拍桌子:“嘿,你个老鼠,平时总吹自己医术高明,现在怎么怂了?”
          
          老鼠?#34892;?#26080;奈道:“燕头,不是兄弟医术不行,小黄这种病你让扁?#36947;?#20063;束手无策啊!”
          
          黄少宏听两人‘小黄小黄’这么叫着,一开?#21152;?#30171;又饿还没察觉什么,现在听起来怎么?#20804;?#21628;唤宠物的感觉呢。
          
          当即开声说道:“燕头,这位大哥,你们叫我名字就行,小黄这个我听着?#34892;?#19981;太习?#25784;?#21478;外你们能不能给我?#27493;?#25105;的事情,万一我听了之后这失魂症就好?#22235;兀 ?br />  
          老鼠一拍大腿:“对啊,有这个可能!”
          
          黄少宏一呲牙:“我说这位大哥,你就不能拍自己大腿,我这还一身?#22235;兀 ?br />  
          老鼠呵?#19988;?#31505;:?#21543;?#19981;,拍自己那不疼么,我可没有燕头这么好的功夫,另外你这一身伤都是皮肉伤,没?#35828;?#39592;头,除了头上开了个口子,其他的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两天就好了!”
          
          燕头将腰刀解下放在桌子?#24076;?#25289;了一张板?#39318;?#20102;下来:“好,那我就说说你的事儿,其实我了解的也?#27426;?.....”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焦距开?#24613;?#30340;恍惚起来,似是陷入了回忆状:
          
          “你爹叫黄茂军,是这雁门关的老兵,一年前我刚来雁门任校尉的时候,他正好是我帐下的士卒,有一次我领千名兄弟出关清?#24578;砍?#36335;上的异族马匪,混战之中你爹帮我挡了一?#25250;?#31661;......”
          
          “在你爹?#33267;?#20043;际,他托我帮他照?#22235;悖?#35753;你成?#27169; ?br />  
          黄少宏看了看自己的一身伤,心说你就这么照?#35828;模?br />  
          燕头看出黄少宏的想法,不由得也有点尴?#21361;骸?#26412;来我是想把你接到身边住我?#25250;?#30340;,结果老鼠跟我说什么‘玉不琢不成器’,我就把你扔到工匠营,想让你磨砺两年吃吃苦,等你到十六岁再让你参军入伍,在我帐下听令!”
          
          老鼠?#34892;┿等?#30340;看着燕头:“燕头,您确定这是我说的?当初这话可是你自己......”
          
          燕头朝老鼠?#38381;?#30524;,后者诧异的问道:“燕头你眼睛怎么了,怎么?#38381;?#30524;,是不是不舒服?回头我给你配点药膏,保证药到病除......”
          
          燕头捂着自己胸口,咬牙道:“我心不舒服......堵得?#29275; ?br />  
          “那我得好好给您看看......”
          
          “滚!”
          
          黄少宏看着这俩逗逼瞎闹的时候,卫所外面之前那队军士压着?#29238;?#31359;着?#23478;?#30340;年轻人走了进来。
          
          那?#29238;霾家?#24180;轻人都是二十多岁年纪比黄少宏看上去大?#21916;?#23569;,一个个流里流气,为首一个更是面带凶相,一脸横肉。
          
          燕头见到来?#35828;?#26102;端坐起来,一拍桌子:“王小六,我问你小黄这身伤是不是你打的?”
          
          为首那人脸上带着满不在乎的?#35014;?#25329;手作揖道:
          
          “校尉大人,小人和黄少宏都是军中子弟,这动手打架不算什么事儿吧,再说我和他是单对单公平比试,咱?#19988;?#27809;仗着人多欺负他,您看我身边这些兄弟都可以作证啊!”
          
          “是啊校尉大人,我们都可以作证!”
          
          王小六这么一说燕头顿时语塞,军中尚武,尤其这边关更是好武成风,是以军中子弟相互之间比?#21453;?#23646;正常。
          
          若以此定罪颇为不妥,他是雁门校尉,帐下兄弟数千,自然不可能凭借自己好恶来?#25105;?#34892;事。
          
          老鼠素有急智在一旁插嘴道:“可我们怎么听说,你惦记小黄家的房子呢?”
          
          “不错!”
          
          王小六坦然承?#24076;骸?#26368;近养了一个胡姬,想买小黄手里的房子,?#20260;?#27515;活不卖啊,我就和他约定打一架,输了房子我不要了,买房钱还照样给他,赢了房子归我,他也不收钱......”
          
          他说着拿出一张褶皱的麻纸,摊开之后放在桌子?#24076;骸?#26657;尉大人请看,契约我都找人写好了,黄少宏也按过手印的!”
          
          众人看去果?#40644;?#32422;上按着两?#36887;?#33394;手印,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王小六和黄少宏共同按下的。
          
          燕头看着直皱眉,觉得王小六太过油滑,办事居然滴水不漏,如此情况自己还真为难不了对方。
          
          他心中为难转头就朝老鼠看去,老鼠虽然是他帐下军医,但平时多是充当军师的角色,?#36824;?#27492;时老鼠也是蹙着眉头,没有什么好办法。
          
          忽然黄少宏开口说道:“王小六是吧,这契约可否让我瞧瞧!”
          
          王小六瞪了黄少宏一眼,语气不善的道:“就是你按的手印,有什么?#20204;?#30340;,?#36824;?#20063;罢,当着校尉大?#35828;?#38754;也不怕你耍赖,要看就看好了!”
          
          黄少宏也?#27426;?#35328;,拿过那麻纸看了看,心中一阵愤怒,?#36824;?#20182;脸?#21916;?#26174;,呵呵笑道:“别的不说,就问你这是血手印吧?分明是你先打了我,然后用我的血按的手印!”
          
          王小六闻言一怔,燕头一拍桌子:“对啊,王小六你怎么解释?”
          
          王小六强辩道:“什么你的血,阿猫阿狗的血不?#26032;穡俊?br />  
          “猫呢?狗呢?”
          
          “死了!”
          
          “埋哪儿了挖出来瞧瞧!”
          
          “吃了不?#26032;穡俊?br />  
          “骨头呢?”
          
          黄少宏不给王小六思考的机会,连连逼问,最后王小六答不?#20384;矗?#20280;手便来抢着契约:“反正你按手印了,现在还想耍赖怎么着!”
          
          黄少宏?#20154;?#25163;快,唰唰几下就把这麻?#21119;?#30340;粉碎,他这一手把其他人都看?#35835;耍?#20107;情还没弄明白,这是要公然耍赖怎么着。
          
          “你......”王小六怒目圆瞪,抡起拳头上前就想动手。
          
          燕头怒视王小六,怒喝一声:“放肆!”
          
          见自家长官发怒,?#21592;?#39039;?#26412;?#26377;军?#31185;松侠窗?#20303;王小六,同时一踢这货腿弯,直接让其跪在燕头面?#21834;?br />  
          王小六梗着脖子,不服道:“校尉大人......我爹是您手下伍长,我也是军中子弟,您就是如此秉公?#20064;?#30340;么?”
          
          黄少宏揽过话头:“别扣大帽子,你说那契约是我按的手印,我却说那是你偷袭我之后,趁我昏迷之时按下的!”
          
          王小六冷笑道:“放屁,我身边的人都可以作证!”
          
          黄少宏不慌?#24187;?#30340;道:“你身旁之人一看就是你的好友,虽能给你作证,却不能取信别人......你说咱们都是军中子弟,这件事若不弄清楚传出去你也系脱不了?#21491;桑 ?br />  
          他说话极快,丝毫不给王小六拒绝的机会,快速说道:
          
          “不如这样,你让我养三天伤,三天之后咱俩再打一场,若是我输了就证明你今天说的是事实,若我赢了,就证明你没有打败我的本事,今天发生的事情自然就是你背后偷袭,强取豪夺,这?#31383;?#20320;看如?#21361;俊?br />  
          王小六听完好像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起来,他身边的人也跟着笑,其中一个更是指着他说道:
          
          “黄少宏,我劝你还是算了吧,就你这样身无二两肉的还想和小六哥动手,从小打大你哪次不是挨揍的那个......”
          
          黄少宏眼神一凝,心中怒火顿生,不是因为这人说的话,而是这人指着他的手上竟然也有淡淡的血迹,显然之前什么单挑之言都是谎话,这帮孙子是?#21495;?#30340;他。
          
          燕头这时候转头低声劝道:“小黄你可考虑清楚了,不如这次先让他们回去,明天我找个别的理由惩戒他?#19988;?#30058;好了!”
          
          黄少宏摇头道:“不用,我?#34892;?#24515;击败他!”
          
          他刚才看着王小六的脸就有动手的冲动,脑海中又瞬间闪过许多出手的招式。
          
          黄少宏由此越发肯定自己是有金手指的存在,估计打起来对方又怎么可能?#20146;?#24049;的对手,是以才提出这个建议,也没?#20804;?#20986;那人手上有血渍的事情,他是想要亲手报今日被殴打之仇。
          
          另外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宏的性子里好似一股傲气的劲头被激活了,?#36335;?#38754;前几人在他心里都是蝼?#20064;?#30340;存在,他又怎么能?#24066;?#19968;?#20505;?#34433;在自己面前如?#35828;?#22179;?#25293;亍?br />  
          黄少宏自己都?#24187;?#30333;这股傲然之气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觉得只有这么做才能让自己舒服,只有亲手报仇才会觉得爽快!
          
          他指着王小六喝道:“别说没用的,就问你王小六敢是不敢!”
          
          “好,我就多给你两天,五天之后咱们就在这卫所门口一决胜负,到时候我会多叫些人来看看,看看你被我踩在脚底的模样!”
          
          他说完朝燕头再次行礼道:“校尉大人,小人告辞了!”说完带着?#29238;?#24110;闲转头就走。
          
          燕头没?#27427;?#20250;王小六,只是看着黄少宏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哎......等明天伤好一些,你就跟我学武吧,临阵磨枪总比一点不学要强!”
          
          黄少宏没有反对,当天就在燕头的?#25165;?#19979;,在卫所里住了下来,天天早上跟着燕头一起练武,都是军中的拳脚,?#36824;?#36825;?#26469;?#21483;做‘手搏’招式简单直接。
          
          在练武的过程中,黄少宏对每一招都会瞬间想?#25509;?#23545;之法,?#36824;?#20182;没有说出来,想想几天之后,?#27426;?#20250;让那个王小六有一番大大的惊喜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11选5几点售停 p3开机号近10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三特种 经典一波中特 快乐12开奖号码 本彩新疆11选5 斯诺克所有裁判 棒球帽子厂家 好运彩3公式 竞彩蓝球胜分差 安徽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年美女献特码诗 3d试机号和值公式 贵州11选5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