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網 > 保衛國師大人 > 第373章 婦人之仁

        第373章 婦人之仁


              他輕哼一聲,滿面都是土豪的倨傲:“我富可敵國。”
          
              “我不差錢。”整個國家都是她的,她會缺那一點小錢嗎,這家伙的口氣怎么和白板如出一轍?
          
              “哪個國家都缺錢,便是魏國也缺。”他把玩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你只是不差小錢而已。”
          
              “國仇家恨怎么算?”這才是實際問題。
          
              “哪有什么永世的仇恨?去年那六千萬兩賠償金,新夏人不也收了?還上交了請愿書懇求你收下。”他眼中有淡淡的譏諷,“既如此,你怎知今后兩國沒有重修于好的機會?無非都是權衡利弊。只消新夏與大魏并肩作戰幾次,那仇恨自然慢慢消泯。”
          
              她開口還要再說什么,云崕已經在她額上印下一吻:“信我的就是,這些年的人心向背,我看過太多。”
          
              這家伙明明長著一張比女人還嫩的臉,為什么時常還讓她倍感滄桑?“并肩作戰,會有那么一天么?”
          
              “會的。”他眼中意味不明,“恐怕不遠了。”
          
              “怎么說?”她心里一緊。對云崕的智計判斷,她向來是佩服的,現在只擔憂留給新夏發展的時間太少。
          
              “熙王愚蠢,這次得大魏之助打退了燕軍,卻不思強國利民,依舊夜夜笙歌,最近甚至與自己的國師決裂。”
          
              “熙國國師?”她想了想,“我記得那是列國國師中唯一的女性,玉還真?”
          
              “不錯。玉還真是熙國先王、也就是現任熙王的祖父收養的義女,封詠春公主。后來她被查出修行天賦驚人,老熙王親自將她送去國師門下。她也爭氣,學道有成,后面順利接任熙國的國師之位。不過她十六歲嫁給當朝大將,十八歲就成了寡婦,從此沒有再嫁。”
          
              她輕輕“哇”了一聲:“聽說那也是個大美人,你可見過?”
          
              女子最關心的,從來都是另一個女子的容貌,連這位女王也不例外。云崕當然不會隨便跳進她挖好的坑里去:“我與她從無交集,但蕭衍見過,這么多年一直不能忘懷。”
          
              蕭衍喜歡玉還真?她嗅到了八卦的氣息!“這樣說來,熙王還要喚她一聲姑母,怎會和她決裂?”
          
              “當今熙王幼時就不得君父寵愛,一直被扔在深宮撫養,養成了暴躁偏激的性子。后來他謀弒父兄篡位,玉還真仍是看不起他,嫌他竊國算不得正統,因此連他的加冕典禮都不肯出席。國內修行者以她馬首是瞻,和熙王的關系自然也不會好了。”云崕輕拂她的鬢發,“這次抗燕之后,熙王就趁著慶功宴對玉還真下手了。”
          
              “下手!”她瞪大了眼,“該不會是……”
          
              他點了點頭。
          
              她恨恨罵了一句:“敗類,還不如讓燕軍把他狗頭斬了!”她最恨淫##賊,尤其這廝還違反人倫,辱了自己姑母。
          
              “蕭衍所言,與你毫無二致。”云崕沉吟道,“我料想熙王垂涎她已久,想借機將她收服,如此也將國內的修行者都爭取過來,令他們不生貳心。哪知玉還真性子極烈,這一下適得其反。”
          
              “活該。”
          
              “熙國原就國庫空虛,現在又是上下離心,燕國若再舉兵,恐怕它是抵擋不住了。”云崕低聲道,“熙國一滅,魏國就要直面燕國了。”
          
              “這一回,魏國還會幫著熙國么?”
          
              “不好說。”云崕沉吟道,“熙王言而無信,與魏國定下了協議卻百般抵賴。這是扶不上墻的爛泥,魏國繼續出兵也改變不了戰局,徒增傷亡損失罷了。這種不劃算的援助,我們怕是不會再做,何況現在又多了玉還真之事,蕭衍恨熙王入骨。”
          
              馮妙君拋出心頭疑問:“以燕王野心,為什么不攻打桃源境?”
          
              云崕頓了一頓,才道:“不止你有這樣疑問,燕國臣民也有,他說出來的話,無人可以辯駁質疑,真實答案只有燕王自己才明白。”
          
              既然都來了這里,兩人索性放開心事,在雪原冰瀑上好好玩耍一番。侍衛遠遠在后頭跟著,他們只當不見。
          
              傍晚,新夏女王才重新返回烏塞爾城。
          
              臨行前,云崕再一次正色道:“我幫你對付傅靈川,你把婚事壓后等著我,可成?”
          
              馮妙君默然,許久才問他:“為何定要娶我?”她做過什么,讓云崕能夠情根深種?
          
              “我想娶,定然就要娶這世間最好的。”他眼中綻出深情,抬起她的小手親了一口。
          
              馮妙君嘴角輕揚,可惜這不是她最想聽到的答案。
          
              “無論你有何算盤,莫傷傅靈川性命,他為新夏鞠躬盡瘁,并無二心。”她與傅靈川之間并無恩怨,只是權力爭奪,得饒人處且饒人。
          
              不過,烏塞爾城可是傅靈川的主場,云崕能在這里對付他么?
          
              云崕抿了抿唇,不悅溢于言表:“政事兇險,時局千變萬化,我現在應了也作不得準。”打蛇不死,反隨棍上!
          
              馮妙君看他一眼,知道他恨不得傅靈川死。心中另有計較,她即時轉了個話題:“虞琳瑯本人還活著么?”
          
              “還沒死。”云崕聳了聳肩,“還未到他死時。”
          
              馮妙君神色一動:“你要殺了他?”
          
              “他也只有這點兒用處。”云崕目光不善,“怎么,你心疼了?”
          
              “他與人無爭,沒有必死之理。”馮妙君搖頭,這人造的殺孽太重,當年為了一株血樹就讓崖山里面數萬生靈灰飛煙滅。這里是她的王國、子民,可不能再任由他胡作非為。
          
              “婦人之仁。”云崕輕哼一聲,但很快就道,“我盡量。還有,不許垂青其他男子!”話到這里,還是忍不住流露醋意。
          
              現在人人都知女王要禮監部重修后宮條例了!雖知這是她應對傅靈川的手段之一,云崕依舊氣惱。這個先例一開,再加上她青睞虞琳瑯的風言風語很快也會傳開去,后面追逐她的男子必定像聞著香氣的蒼蠅,趕都趕不跑,殺都殺不完。
          
              ……
          
              女王回了宮,云崕也仍化作虞琳瑯模樣返回虞府。
          
              

        Ps:書友們,我是風行水云間,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