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丝路大亨 > 第两百五十二章 结党

        第两百五十二章 结党


              这对于皇权来说也许未必是坏事(不会有人谋朝篡位),但对于国家来说就是灾难了。因为这种多头执政的结果必然是推?#23545;?#20219;、相互攻击、行政效率底下。就拿本书中的大明天子嘉靖皇帝为例,很多明史爱好者认为他英明神武,隐身于幕后却将诸多大臣玩弄于股掌之间,从皇权的角度上讲也许有几分道理,但从国家统治者的角度看就是?#25343;?#20102;。
          
              在嘉靖的统治前期,他坐视俺答汗驱逐了察哈尔汗于辽东,征服了东起宣化、西至青海、北抵戈壁、南至长城的广袤土地,控制了对于北方实力消涨有决定性意义的河套地区,大批汉族农民出塞投奔蒙古政权,极大地增强了俺答汗的经济和军事实力,?#28798;?#20110;其有能力在土默特川筑城而居。其结果就是从嘉靖中叶开始,北方的边防压力陡然加大,在1550年甚至出现了蒙古大军兵临?#26412;?#22478;下,朝廷大军困守城中不?#39029;觶?#22352;视蒙古人在城外劫掠八日,满足其通商的要求后?#35762;?#31163;去的奇怪现象。显然,这一切与嘉靖皇帝的“隐摄”的执政方式是分不开的。
          
              因此在这种政治制度下,只要皇帝不是一个拥有出色行政能力的工作狂(现实中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明王朝就是一个发动机?#27426;?#26399;熄火的汽车,想要他做什么很难,但不让他做什么却很容易。即便是权倾天下,执掌首辅之位二十年的严嵩父子,心里也很清楚自己的权力基础只是维系于天子一?#35828;?#22909;恶,但问题是身居道宫之中的嘉靖又是出了名的心思深沉、喜怒无常。其?#20185;?#38889;者,其下必佛?#24076;?#19968;个没有稳固权力基础的辅臣,又怎么会有坚定的意志来执行一个很可能会遭遇挫折的政策呢?无论是用金钱?#31456;頡?#22763;林的舆论、同僚的攻击、内廷的风声都可以影响辅臣的意愿,而这一切都可以用金钱买到,偏偏兰芳社就是不缺钱。如果花几十万、百把万两银子就可以把水搅浑,避免与帝国开战,继续在长三角、珠三角进行贸易,周可成是很愿意掏腰包的。
          
              深刻领会了周可成意图的徐渭想的还要更多一些,除去通过开设学社,资助贫穷士子来获得士林中的名声之外,徐渭还看中了海瑞这颗政坛上的新星。通过这?#38382;?#38388;的交往,他渐渐确认海瑞不仅仅像传说中那样清廉刚直,而且还有着“正君道、明臣职,求万世治安”的雄心壮志、在长期的基层工作中拥有丰富的行政经验。虽然海瑞与兰芳社在根本路线上有着巨大的分歧,但?#36797;?#22312;相当长的?#27426;问?#38388;内,在对付江南缙绅这个问题上双方是有共同语言的。因此徐渭就打算利用阻止大户兼并这个契机,将海瑞拉到自己这边来。他很清楚像海瑞这种士人是从来不缺乏“敢为天下先”的气概的,只要是他认准?#35828;?#20107;情,哪怕是杀头他都敢做下去。而举办信?#33945;紓?#32473;因为倭乱而破产的小民发放低息贷款,阻止缙绅豪强兼并这种于国于民都有裨益的事情,海瑞是绝对不会拒绝的。如果缙绅想要在这件事情上发难,哪怕是天王老子,海瑞?#23478;?#21644;他斗到底。花几万两银子,一可以?#31456;?#27743;南的民望,二可以把海瑞拉上船,三可以打击江南缙绅豪强,这样一举三得的事情又何乐而不为呢?
          
              当徐渭将这一切解释完毕之后,圆桌旁的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龚宇和森可成一脸的茫然;文俊成与朱正育有几?#20013;?#22859;又有几分害怕;全清的目光闪动,兴奋异常。徐渭看在眼里,对众?#35828;?#24515;态已经明了了七八分,他微微一笑:“诸位其实也不用太担心,说到底这倭乱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结的,就算大掌柜的大发神威,两三年时间就把日本西国之地都平定了,?#20999;?#20525;寇也不是立刻就平了,毕竟不能走东洋,还有南洋可以跑嘛,那边的买卖油水也厚的很,当初许家兄弟不就是靠这个起家的?只要兜里有了银子,哪里都可以做上等?#35828;模 ?br />  
              “不错!”
          
              “说得对!”
          
              朱正育与文俊成眼前一亮,赶忙连连称是,朱正育笑道:“这文社的事情就交给小弟和俊成兄好了,虽然我家阿叔只是个秀才,可在当地也算个熟脸。我?#19988;?#38138;就出一万两银子来,下个月不是七夕吗?就让我阿叔和那个何文斌出面,多邀请一些秀才公来搞个文会,每人发几两银子的路费吃好喝好。从中间选三五十个年纪轻、文章做得好、家贫的,每人每个月送一石米,一两银子过去,再定期请几个时文做得好的大佬过来,讲评分析一下,相互切磋,三五年下来,定然有人能考上举人。”
          
              “对,对,我也出三千两,不,五千两!”龚宇也接口道,他也不是?#24213;櫻?#24403;然知道这开文社事情后来的好处极多,自然不?#19979;?#20110;人后。
          
              “照我看立文社这件事情还是请海大人出面比较好!”全清接口道:“还有,不要把邀请的人限定在要有功名。说到底要是个年轻的、文章做得好的秀才家里也穷?#22351;?#21738;里去,就算是穷的,自然也有族人接济,也不会看得上你们给的每月一石米,几两银子。倒不如索性把圈子放的大点,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嘛!”
          
              “若是不做限制那只怕来的人太多了?#20426;?#26417;正育?#34892;?#20026;难的说。
          
              “可以搞一个考试嘛!出几道最简单的论语里面的题目,通过?#36797;?#35201;会读会写,读过两天圣贤书的!”全清笑道:“三个月后你再?#23478;?#27425;,这次的难度提高到一些,把?#20999;?#19981;堪造就的刷掉就是了,三个?#29575;?#38388;能花掉多少钱粮?再说了,能来的人?#36797;?#20063;是会读会写的,咱们这里不是正缺这方面的人吗?#20811;?#19979;来的再给份差使,与他与你们都有利,何乐而不为呢?#20426;?br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