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重生军嫂在瓷都 > 第五百七十六章 闺密相逢

        第五百七十六章 闺密相逢


          “?#37117;?#20339;怀孕,要照顾也是钟栤司照顾,还轮不上你们……”姚海臻被气糊涂了,他头顶冒火,怒目圆瞪地看着程睿。
          这个技术部通过特殊渠道调过来的“工程师”,竟然也说辞职,他的王牌特战队,不能成为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司令员,可是钟队长不是…..”程睿看着黑线一脸的姚海臻,嗫嚅地说,“他…..都…..”
          “啪!”一个瓷器茶杯四分五裂,全部玉碎在地。
          “就算他死了,老子也不会让你们去照顾?#37117;?#20339;!”姚海臻被气糊涂了,眼珠子瞪得比铜铃还大,怒视着程睿,气脑得拍了拍脑门,很是郁闷。
          办公室里空气?#34892;?#31378;息,两人进入冷战状态。
          程睿杵在那里,进退不得。
          姚海臻两眼半眯着看着他,强压住心底的怒火,?#38391;?#27700;壶,这才想起水杯给砸掉了。
          他无耐地把水壶放到原来的位置,然后耐着性子对程睿说道:“去吧,程工,我希望你不要再为了这事来烦我了,好好工作去吧!”
          看姚海臻如此坚决,程睿没再说什么,只好退了出去。
          周卫国没能辞职,程睿也没能辞职。
          部位纪律就是纪律,容不得他们故作非为。
          ?#37117;?#20339;回到瓷都,孤独无依。
          一周后,她把自己梳洗打扮了一番,来到古街坊“香菱洗车?#23567;薄?br />  一个身?#25343;?#26465;,长相清秀的女子坐在店内嗑着瓜子,两条白嫩的大长腿一?#25105;?#26179;,很是悠闲,她身旁还有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子,手里拿着抹布,正笑眯眯地看着她?#31455;?#23376;…..
          门外停着一些洗过和没洗以及正在洗的小轿车,生意异常火爆。
          此时正值炎炎夏日,太阳炙烤着大地,发出“嘶嘶”?#21335;?#22768;,?#37117;?#20339;打着小太阳伞走到店门口,?#20040;?#33030;的声音问:“请问你们老板娘在吗?”
          洗车的小伙子抬起头来,看了看小?#23396;?#36215;的?#37117;?#20339;,?#31561;唬骸?#34013;小姐——?”
          “你,认识我?”?#37117;?#20339;微微一笑。
          “当然,?#37117;?#22823;小姐,我?#19988;?#21069;在?#37117;?#29943;厂做过瓷器,当然认识…..呵呵,还仰慕你很久……”
          那名小伙子腼腆地笑起来。
          ?#21543;?#23567;子,你敢胡说?#35828;潰 ?#21478;?#24187;?#24180;纪稍大点的男子制?#39038;?#36830;忙扯着嗓子对着店内叫嚷起来:“老板娘,有人找!”
          “啊个找哦,他不找你们洗车找我做什么?”陈香菱用景德镇话回答着,很不情愿地把两条大长腿放下,慵懒地站起来,踮着高跟鞋出来了。
          清脆的高跟鞋踩着地面发出“嘟,嘟嘟,嘟嘟…”很有节奏?#21335;?#22768;,正?#20882;?#30528;臀部,修长的小腿一?#25105;?#26179;,一头波?#21496;?#22836;发?#32784;?#20986;她娇美的脸宠,很妩媚。
          “哪个——”
          问出这一句话的同时她看清了站在面前的?#37117;?#20339;。
          只见一把小洋伞下一位高贵的少女,笑眯眯地看着她,?#34892;?#33485;白面庞,樱桃似的小嘴紧抿着,她正望着惊愕的陈香菱。
          “你…..哎呀,我说你是从哪里钻出来?你怎么老是这样?#31354;?#30340;是你?佳佳——”
          陈香菱?#36824;?#19981;顾,把手里的瓜子一?#27185;?#39134;快跑上前去扑过去,在离?#37117;?#20339;一个拳头的距离时,被一双柔弱但有力的小?#32844;?#20303;了。
          “香儿,不能!”
          ?#37117;?#20339;微笑着看了眼隆起的小腹,示意她不能抱。
          “佳佳,我真?#21335;?#19981;到,你竟然回来了,我太高兴了,真的太高兴了!”陈香菱兴奋得像个孩子,拉起她的小手,羡慕又激动地说道,“我好想你,好想好想,自从你上?#21355;?#24320;后,我们差?#27426;?#21448;是两年时间没见过面,你跟着钟栤司是不是很累啊?看看,你看看这头发,这面庞,这身体,都被训练成什么样了,一点都不像之前的那个?#37117;?#20339;了!”
          姐妹情?#30591;?#19968;见如故。
          只要拉上手,两?#21496;?#26377;说不完的?#21834;?br />  陈香菱一个劲地埋怨钟栤司没把?#37117;?#20339;照顾好,把她训练得都不像是女人了,活脱脱的就?#24187;?#20013;规中矩的士兵。
          ?#21543;道?#20667;气,好傻了,嘻嘻!”陈香菱口无遮拦,笑着说。
          “你想说我变丑?#21496;?#35828;我变丑了,我接受得了!”
          ?#37117;?#20339;微笑着,眼里藏匿着悲凉。
          “呵呵,我是说更有气质了,?#36824;?#20320;最近好像看起来气色不好,怀宝宝的原因吧!”陈香菱接起她的手,然后对身后的那名穿工作服的男子招了招手,“秦枫,你现在去麒麟阁订茶店,我和佳佳一会过去!”
          “好咧,太太,我不用洗车了吧?”那名看起来忠厚老实的男子如获大赫,激动地问。
          “嗯,不用了!”陈香菱就用养着一只忠犬,挥了挥手,“去吧!”
          “我去了,太太!”
          秦枫又对?#37117;?#20339;笑了笑,“蓝小姐,你来?#21496;?#22909;,陪我太太好好聊聊,她最近心情不好,老是罚我当员工洗车……”
          秦枫的嘴巴还挺会说的,并不像他的人看起来那么老实。
          ?#37117;?#20339;笑了笑,没说?#21834;?br />  陈香菱秀?#23478;?#25361;,怒呵道:“是不是又想洗车?”
          “不了,老婆大人,我走了!”秦枫立?#31383;?#24037;作服脱下来,一身笔挺的西装打扮,还挺像个人物的。
          看秦枫离去的背影,?#37117;?#20339;笑问:“?#21482;?#20102;?之前的呢?”
          “刚谈不久,之前的不合适,全换了!”
          陈香菱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蹙了?#20037;?#22836;。
          “你不是换了,你是想破罐子?#25169;ぃ?#20320;父母不被你气死吗?”
          ?#37117;?#20339;知道,自从那次网络上?#25381;?#19981;慎出事后,陈香菱这些年一直没走出阴影,她换男朋友、换老公,就像换衣服一样,隔三差五就是离婚和结婚?#21335;?#24687;,她的母亲被她气得都不愿意再管她的事了。
          “佳佳,不说这些,这?#20301;?#26469;就不走了吧?”
          两年前回来过,一回来就是匆匆忙忙,陈香菱?#34892;?#22810;话想跟?#37117;?#20339;说,可是一直?#20063;?#21040;机会。
          “不走了!”?#37117;?#20339;嘴唇轻启,吐出这几个字,带着一丝酸涩和无耐。
          “?#25293;模?#22909;佳佳,你真好!”陈香菱把肩膀靠在她的肩膀?#24076;?#28201;柔地闭上眼睛,美美地享受着“我们又和以前一样,又可以整天呆在一起,聊一些知心话啦!”
          看陈香菱那么开心,?#37117;?#20339;温柔地笑了笑,心里暖暖地。
          二十分钟后,她俩出现在麒麟阁。
          香茶绕缭,古典风雅。
          ?#37117;?#20339;面前是一杯香纯可口的果汁,陈香菱面香气扑鼻的碧螺春。
          “你说你怎么说回来就回来了,你们钟栤司这次怎么这么大度啊?”陈香菱端起茶杯,兴高采烈地喝了一口……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两肖两码中特期期100准 江西时时彩四星走势 北京快速赛车开奖记录 北京快3可以网上投注吗 上海时时乐带线走势图 江西快三今天开奖预测 .新浪彩票 广西快3开奖查询结果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幸运赛车锁前三遗漏 百人牛牛大富豪电脑版 排列五走势图带连线走势连带线 今晚买三肖中特 北京单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