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大清首富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茶叶被扣

        第一百四十七章 茶叶被扣

        昌仔到神仙洲报了喜后,跟着吴承鉴回去了,进门才歇了没一会,又被吴国英派出去,跟吴七一起去叶家报喜。他倒是不觉得辛苦,实际上吴国英会特地派了他去,正是对他的认可。
          
          消息传到叶大林耳朵里头,他听了非但不高兴,反而心头更增烦躁。
          
          这几个月来,西关街一?#20852;?#36930;,也不见有什么不好的变化发生,?#27426;?#21494;大?#20013;?#22836;总压着一块石头。
          
          叶有鱼怀孕的喜讯传来,他下意识地抬头望向书架——“和珅的”那幅字仍然收在那里,可是他却再也没拿出来过。这幅字现在变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他是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思前想后,终于长叹一声,对叶多福说:“去吧,让…”他本想让马氏准备些东西,但想想这时候跟马氏说这事,不过平白招来一顿抢白,便临?#22791;?#21475;:“跟徐姨娘说一声,让她准备份保胎礼。”
          
          叶多福答应了去了,迎阳苑那边,徐氏听到消息自是欢天喜地,她如今手头有点梯己了,又?#34892;?#20154;手使唤,便问了一些西关豪门女儿怀孕时的规矩,除了叶家公里出的之外,她自己又把梯己拿了一半出来,厚厚地给女儿备了一份保胎礼送了过去。
          
          ——————
          
          不提吴承鉴回家后是琐事,也按下叶宅家中的鸡毛蒜皮不表,却说这西关街、白鹅潭,在大海船陆续入港之后,丝绸、瓷器、茶叶,从四面八方汇聚准备出海,白银如水,亦从海上流来。
          
          广州港如火如?#20445;?#31908;海关一?#24515;?#23450;,竟然就这样平平安安的,似乎什么意外的事情都不会发生,眼看又望秋了。
          
          不知道是否去年的事故,让刘大掌柜打了十二分警醒,今年他一切抓紧,又恰好去年岁末米尔顿先生没有回去,所?#23381;?#22810;事情都能比往年提前办,这还没入秋呢,宜和行的外家茶就已经结了?#39034;桑?#21016;大掌柜留了个心,每一笔货?#23478;?#27714;货到付款,姚四掌柜业务娴熟,东印度公司那边也没有拖欠,所以一?#20852;?#21033;。
          
          周贻瑾?#38376;?#23478;富但凡结了?#22235;?#30340;银子,便提六成?#35828;?#27827;南家中的新库存好,剩下四成留在行中银库以备支用。整条十三行街忙得?#28982;?#26397;天,从伙计们到老板们,渐渐地就都忘了别的事情,全心全意都放在生意上了。
          
          吴承鉴和周贻瑾偶尔提起,不禁说道:“你师父可真是忍得!都过去多久了,还?#27426;?#25163;。?#21494;家?#24576;疑那事是不是我们多心了。”
          
          周贻瑾冷然道:“我师父的事,只会迟到,不会不到。大概是要等到所有人都懈怠的时候…我们等着吧。”
          
          吴承鉴道:“这么空等下去,不是个事。”
          
          周贻瑾道:“那批红货还没出仓呢,也许我师父就等着出仓的那一天。”
          
          吴承鉴冷笑道:“要是那样我可就千恩万谢了。”虽然呼塔布从红货封好之后就再没来过,但吴承鉴有把握若真到出仓的时候,?#21916;?#20250;让任何人抓到任何把柄。
          
          ?#27426;?#20107;情并不按人们的预想进展。
          
          就在一些人明里?#36947;錚?#37117;将注意力聚焦在宜和行的货仓上时,意外却发生在了外海——这一日,算算福建来的本家茶就要入仓了,到了码头?#24076;?#27431;家富和戴三掌柜却接了个空!
          
          今年本家茶的运茶路线,用的是新航线——也就是从福建入广东海域,绕过香港仔大屿山,直接运入珠江口。
          
          这条航线,黑白两道吴承鉴?#23478;?#32463;打通了,原本还担心着米尔顿从中作梗,不料东印度公司没出手,却在别的环节出了意外。九龙湾的一群水上兄弟——其实就是海盗——为首叫铁金齿的,竟然在船队途?#37117;?#27700;门的时候,把船队给扣住了,押进了他们的水寨。
          
          宜和行虽然财力雄大,但受到朝廷的诸般政策限制,船队不敢配备重装武器,所以面对海盗的逼迫,押船的吴新桥没有选择抵?#26775;?#32780;是选择?#20180;?#33337;队进了水寨后,铁金齿就派了?#24605;?#21040;白鹅潭来报讯提要求,把接不到货物的刘大掌柜气得暴跳如?#20303;?br />  
          铁金齿倒是没狮子大开口,只是要求吴家把买水钱提高两成——这点钱倒也?#27426;啵欢?#21556;承鉴并未马上答应,他召集了六大掌柜一起到商功?#21543;?#35758;对策,又让吴七亲自去请刘三爷前来一会。
          
          吴承鉴、周贻瑾和六大掌柜都到齐后,吴承鉴道:“这事该怎么着,大家议一议吧。”
          
          刘大掌柜道:“这个铁金齿,要的倒是?#27426;啵?#35201;不就给他?#21069;桑?#21035;节外生枝了。”
          
          姚四掌柜道:“怕就怕坏了规矩。”
          
          戴三掌柜道:“坏了规矩,总?#21364;?#34987;凿沉了,满舱茶叶都沉进大海里强啊,那样我?#19988;?#21644;行可就得元气大伤。”
          
          他和刘大掌柜都是宜和行的老人了,经历过去年的事情心有余悸。
          
          姚四掌柜道:“铁金齿这么做是?#30423;说?#19978;的规矩,如果我们答应他,那别的水道上的好?#28023;?#26159;不是也能来这样一招提价钱?急水门道上的好汉能这么干,伶仃洋的好汉也就能这么干。到了明年,大?#21069;?#30340;好?#28023;?#29978;至海陆丰的好?#28023;?#20063;就都有样学样了,那我们这条海路就别走了,一个示软,后患无穷!”
          
          戴三掌柜道:“说起来,今年的本家茶就走外海这条路,还是太着急了…”
          
          他才说了一半,吴承鉴就冷冷截断道:“现在只谈怎么解决此事!”
          
          戴三掌柜就不敢说了——这条外海航路是吴承鉴一力促成的,今年本家茶就从外海航路走也是吴承鉴拍的板,这时候还来提及该不?#31859;?#36825;条航线,那就是当面打吴承鉴的脸。
          
          欧家富连忙出来打和场,道:?#25353;?#19977;掌柜也是因为着急。”这话也只能由他来说。
          
          刘大掌柜道:“不管怎么样,今年本家茶不容有失!去年已经出过一?#25105;?#22806;,如果今年再出意外,那么就算最后能冒险解决,也会大大动摇各方对我?#19988;?#21644;行的信心。”
          
          徐六掌柜道:“要不这样,我们对外宣称绝不?#20180;?#20294;却?#37027;?#25226;钱给他们送去…”
          
          姚四掌柜道:“不可!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20999;?#27700;上兄弟,他们拿到了钱只会洋洋得意,不可能替我们保密的,事情传了出去,我?#19988;?#21644;行只会更被?#20999;?#27700;上好汉看不起,丢脸之余,明年的航路也难保障。”
          
          吴五掌柜道:?#30333;?#20063;不行,右也不行,那究竟该怎?#31383;?#21834;。”
          
          几个掌柜,又出了七八条主意,却没一个有十全把握,戴三、姚四各执一?#21097;?#19968;个要?#20180;?#19968;个要强硬,各自争执不下。就在这时,外头吴七道:“刘三爷到了。”
          
          吴承鉴急忙走向门口迎?#21360;?br />  
          刘三爷人还没进来,声音先传来过来:“?#36824;伲?#20320;别担心,这事我刘三给你揽下来了!”
          
          吴承鉴走到门口,接住了刘三爷:“三哥。”
          
          刘三爷匆匆?#20384;矗?#19968;路走得满头大?#26775;?#36827;门后就指着南海的方向破口大骂道:“铁金齿条扑街!咁样坑我刘三。?#36824;?#20320;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你不用出钱,?#19968;?#25226;你宜和行的茶叶一包不落地运回来。你就在白鹅潭等着接茶好了。”
          
          他又急又气——因铁金齿本来就是他给吴承鉴牵的线,算起来他是中人。铁金齿也是洪门中人,见了刘三爷得叫师叔的。现在十拿九稳的事情出了意外,传了出去,不但他刘三爷没法做人,整个洪门都得丢脸。
          
          因此刘三爷口口声声,要吴承鉴不用管这事,他这就要赶去铁金齿的水寨,让他放?#23567;?br />  
          刘三爷来去如风,坐都没坐,只是给吴承鉴做了一个保证后就要出门,吴承鉴道:“三哥何必这么着?#20445;?#27700;都不喝一口。再说现在天色晚了,就算要出海,也等明天再去。”
          
          刘三爷怒道:“明天?不能等!这茶多耽搁一天入港,我刘三的脸面就多丢一天。”
          
          说完气冲冲要走,刘大掌柜叫道:“三爷,江湖上的事情,老朽半懂?#27426;?#19981;过这批茶叶,事关我宜和行兴衰祸福,这一点还是三爷放在心上。”
          
          刘三爷顿住了脚,头也不回,冷笑道:“刘大掌柜,你这是怕我意气用事,?#30423;四忝且?#21644;行的大事吗?我这里就把话撂在这里——你刘大掌柜放一万个心!宜和行的茶叶若是少了一包,我刘三的脚就不?#21069;叮 ?br />  
          他丢下这话后便气冲冲走了,连夜上了快艇,直往铁金齿的水寨去了。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