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恐怖江湖 > 140章 逃出了游戏?

        140章 逃出了游戏?


          萧牧太自信了。
          
          他认为王动和他一样,同样都是来自地球,不可能会拒绝小李飞刀天刀天外飞仙这些技能,因为从某种角度来说,作为同龄?#35828;?#20182;们,都曾有过幻想拥有那些本领的经历。
          
          至于横推万界的?#19988;洌?#21017;是萧牧的一个猜测,他认为王动属于那种假正经的男生,表面上拒绝一?#23567;?#21095;情简单而重复的、不好的电影?#20445;?#20854;实背地里甚至认识每一位女演员。
          
          而且武侠小说中的那些女主角,岂?#19988;?#26159;大部分男生少年时的幻想?
          
          他的判断其实没有错,但他还是搞错了一件事:
          
          王动心底里并没有把自己?#32972;?#26159;玩家,或者说他心中对这个可能性始终存疑。
          
          他觉得自己就是游戏中的一部分,是土生土长的npc,又或者说游戏世界其实也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在科学也抵达不了的地方,谁敢说宇宙中只有一个“真实世界?#20445;?br />  
          当然,最值得质疑的部分是:他进入这个游戏,靠得不是头盔或游戏舱,而是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这里,在出现在这里之前,他正在图书馆整理图书。
          
          就好像某种伟力将他挪?#39057;?#27492;处一般。
          
          单从这点来说,他就和那些玩家不一样。
          
          举个具体的例子,假如王动和萧牧同时修炼天问九刀,萧牧可以把九刀的动作模拟得一丝不差,握刀挥刀的姿势也可以做到复刻般的精准,但他永远进入不了“得刀后忘刀”的境界。
          
          他忘不了是因为他一直是旁观者。
          
          王动尽管?#34892;判?#23558;萧?#20102;?#20855;有的那些技能的潜力全部挖掘出来,但他仍旧选择拒绝,因为他完全不?#25954;?#21644;他那样的人扯上任何瓜葛。
          
          这是一种本能。
          
          用佛家的话来说,这是因果。
          
          解决了萧牧之后,他站到一旁观看楚狂破锁天阵。
          
          楚狂察觉到这边的战局已经结束,知道败局已成,再无?#29287;?#25112;,只想尽快脱身,离开?#35828;亍?br />  
          但精神大振的不良人越战越勇,不准备给他任?#20301;?#20250;。
          
          “到此为止吧。”
          
          王动看了一会,竟有种无趣的观感,他平平伸出手,那把?#24179;?#21073;拖着长长的金芒飞入他手中。
          
          他持剑入阵,直奔楚狂而去,后者惊骇已绝,哪里还?#34892;?#24605;理会什?#27492;?#22825;阵,全部注意力都转?#39057;?#29579;动身上。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到王动拿着?#24179;?#21073;朝自?#21644;?#26469;。
          
          所有的金芒都聚集在剑尖,然后一往直前地刺了过来。
          
          其他不良人见不良帅出手,都纷纷?#19997;?#32473;老大一个单挑的机会。
          
          楚狂没有腹背受敌,得以全身心应付这一剑。
          
          他一袭白袍轰然臌?#25512;?#26469;,双足悠然离地,仿佛下一刻就要乘风飞走一般。
          
          ?#24179;?#21073;已至,带着惊涛骇浪。
          
          然后楚狂似乎不堪其力,身如飞羽轻荡荡地向后飘去。
          
          “谢不良帅剑气相送。”
          
          言罢白袍一旋,人影从场间消失。
          
          王动“呵”了一声,道:“那我就?#22836;?#36865;到西。”
          
          边说边将?#24179;?#21073;向前一送,金剑也随之消失。
          
          “公主呢?”
          
          曲?#36867;?#30475;着王动问道。
          
          “尸身已被她的属下带回去了。”王动轻描淡写地答道。
          
          “你,杀了公主?”曲?#36867;鵒成?#24494;变。
          
          王动点了点头,无意多谈,转头看向徐甲,问:“徐兄,咱们不良?#35828;?#20351;命是什么?”
          
          “扶持正统,保国卫民。”徐甲道。
          
          王动摇头,道:“从今而后,前四个字就不必再提了吧,乱世将至,再没什么正歧之分了。”
          
          徐甲同意,道:“是时候为天下寻觅一?#24187;?#21531;了。”
          
          王动一笑,语气随意地问道:“诸位觉得我怎么样?”
          
          “哈?”
          
          “明君啊,不必再费心到处找,我来做这个明君,何如?”王动半真半假地说道。
          
          徐甲等人无不愣住,面面相觑地站在原地。
          
          一阵微风拂过,众人衣?#28010;?#39118;飘动。
          
          “你是说,你要做?#23454;郟俊?#40575;青崖又确认一遍。
          
          王动哈哈一笑,道:“大家没有听错,?#23454;勐至?#20570;,明年到我家,反正咱们不良?#35828;?#32844;责是保国为民,我来做?#23454;郟?#24464;兄做丞相,鹿女侠继续统领不良人,岂不是可以更好地保国卫民?”
          
          众人闻言,心里都是一惊,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不知新上任的这位老大胆子怎么会这么大。
          
          “王?#20540;埽?#20320;不是在说笑?”徐甲问。
          
          ?#30333;?#28982;不是,”王动摇头,“我是认真的,咱们不良人长于刺杀、卧底、刺探军情,其实就是一支独立作战能力非常强的特种部队,只要再拉起一支正面干仗的军队,两相配?#24076;?#36880;鹿天下算不得什么难事。”
          
          “战争?#19988;?#20107;。”徐甲沉吟道。
          
          “但也没那么复杂。”王动坦白了自己的想法,“若是遇到太过兵强马壮的对手,就擒贼先擒王,三军夺其帅,毕竟蛇无头不?#23567;!?br />  
          徐甲一?#26412;?#19981;知如何接话。
          
          在他看来,不论战争还是朝堂,那都是讲阴谋诡计、兵法策略的地方,各种算计,各种排兵布阵,哪有那么容易,可是当他听到王动说擒贼先擒王时,突然醒悟过来一个事实:
          
          一个大天?#20250;?#23792;的强者,属实比一只战斗力彪悍的军队还要可怕。
          
          “诸位可愿助我?”王动语气还是比较平静,没有任何煽动蛊惑的意思。
          
          恰在这时,半空中云消雾散,?#24179;?#21073;破虚空而返,落入王动手中。
          
          好像某种预?#23613;?br />  
          不良人众人陷入?#20102;肌?br />  
          徐甲有通天彻地之能,一身抱负,倘若真能如王动所?#38405;?#20570;上丞相,那胸中那些济世救民之策必能一展所长。
          
          当即不再犹豫,拱手道:“你是不良帅,本就是咱们的首领,无论东西,自当追随。”
          
          鹿青崖问道:“以后你若登上那至尊之位,不良人如何?”
          
          “正其名,明其责,行监察之?#21834;!?br />  
          鹿青崖欣然道:“我愿助你。”
          
          裴?#30053;?#31361;然冷幽幽问道:“见你是否要行礼?”
          
          王动一笑,道:“无论今后如何,咱们只以江湖之礼相见,不必遵循那些繁文缛节。”
          
          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裴?#30053;频?#28857;头,不再言语,自也是默认相助。
          
          南攻略笑嘻嘻地说道:“到时候还请主公封我做个将军做做。”
          
          “小事。”
          
          凤双翼道:“你先把易容术教我,我再考?#24378;悸恰!?br />  
          “哈哈,没问题。”
          
          于是,众人在?#24863;?#38388;就达成了争霸天下的盟约。
          
          站在巨石后面的崔双玉听到这番讨论,心中震撼不语,她早知王动来历不俗,却不曾料到他竟是志在天下,她果然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了解过他。
          
          “你都听到了?”
          
          正当崔双玉暗自发怔时,王动不知何时来到她身旁。
          
          “嗯?”
          
          王动没有重复自己的问题,道:?#30333;?#21543;。”
          
          “去?#27169;俊?#23828;双玉又是一愣。
          
          ?#21543;本?#29579;和玉后啊,之前不是说好送了铁令牌就去报仇吗,你不记得了?”
          
          崔双玉脸上一红,低头不语。
          
          王动伸手拉住她的手,抬步离谷。
          
          崔双玉大羞,正要挣脱,突然身体一轻,王动已展开身法,带着她踏风而去。
          
          这就是大天位的实力么。
          
          二人很快离开星宿谷,直奔都?#24688;?br />  
          三日后,玉后、伪帝、九王暴毙,朝?#32610;?#21160;。
          
          王动和崔双玉回到凉州,同被推为凉州节度使。
          
          二人在凉州会盟诸州节度使,在不良人幕后的运作下,共有十四州节度使前来参会,受邀而未来的节度使三日间先后薨逝,属地为凉州接管。
          
          此次会盟,确立了凉州义军盟主的地位,其后兵锋所向,势如破竹,天下罕有抗手。
          
          凉州军一路高歌猛进,杀往都城长安。
          
          朝廷派出的军队于半?#32439;?#25130;,但两军尚未碰面,朝廷拜封的主帅便暴毙帐中,一连三位,个个如此。
          
          到了第四位,朝中固无良将,即便有,也不敢接下这方烫手的帅印。
          
          徐甲趁此机会,令潜在朝廷军中的不良?#35828;?#22788;散播真命天子驾临长安,欲阻者必遭天谴的传闻。
          
          三日后,人心惶惶的朝廷军?#25317;?#25096;,充当凉州军?#30830;?#22238;?#39134;?#24448;长安。
          
          七日后,凉州军入长安,前朝王公大臣,凉州文臣武将齐齐请王动择日登基。
          
          王动没有依三辞之礼,一口应允,让徐?#33258;?#23450;时日,完成登基大典。
          
          新国国号为凉,定年号为“盛安”。
          
          王动?#39057;?#21518;,果令徐甲做了丞相,将不良人推至明面,代天子监察四方。
          
          其后两年,先后用兵,平定四方。
          
          这一日,王动正坐在金鸾大殿列班上朝,脑海中响起系统提示:
          
          【主线任务已完成,是否退出游戏?】
          
          下面是【是】和【否】两个选项。
          
          ……
          
          九幽。
          
          昏天暗地之界。
          
          ?#27426;?#40657;莲悬在地藏王大菩萨头顶,正自悠悠旋转。
          
          一道魔气凛然的声音从黑莲中传出:
          
          “这次对他的诱惑太过直白,引起了他的怀疑,因此才拒绝得那么干脆,看来要换个试探的方法?#21028;小!?br />  
          大菩萨闭目入定,一言不发。
          
          “嗯,咱们换个地方,换个玩法,从头再来一次。”
          
          “这一次,本座将选择权交给他自己。”
          
          声音落时,黑莲倏然消失,嗡?#35828;?#22768;音犹自回荡不止。
          
          ……
          
          王动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很久,他仍是没有任何犹豫,什么皇图霸业,什么至尊宝座,什么一统天下……这些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他果断选择【是】。
          
          然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化作一道黑光冲天而起,不知飞到了何处,只觉太阳光线越来越刺眼,越来越刺眼,一阵头昏脑涨后,猛地闭眼吼了一声……
          
          耳畔旋即响起一个?#35828;?#22768;音:
          
          “能听到我说话吗,王动?”
          
          王动眨了眨眼睛,然后勉强睁开,看到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用手电?#33329;?#33258;己的眼睛。
          
          “终于醒了?”?#19988;?#29983;语带笑意,松了口气。
          
          ……
          
          (本卷终,下一卷:侠客?#28023;└黄?#20013;文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中国福利快乐10分 新浪体育wnba比分直播 35选7开奖号 二分彩官网app 排列三在线开奖直播 飞鱼直播间 火箭勇士决赛胜分差 彩票软件开发教学课程 1970重庆时时彩平台 浙江6十1开奖号码走势图 内蒙古11选5新玩法 体彩江苏7位数18092期 福彩3d跨度走势图大赢家 斗鱼直播牛牛视频 青海十一选五电子派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