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我是半妖 > 第两百五十七章:鬼婴再现

        第两百五十七章:鬼婴再现


              心中固?#24187;?#30333;其中种种,但陵天苏也没有急着去大理寺接受顾然一案。
          
              毕竟让他接管办理此案的文书还未下达至他手中。
          
              他若是就这么直接空手跑去大理寺。
          
              名不正言不顺的,就仿佛自己上赶着去似的。
          
              今日叶沉浮去了早朝,如若不出意外,待他下朝后,那份御上文书便会由叶沉浮带回来了。
          
              如今时辰尚早,陵天苏想了想。
          
              许久没有见到香儿月儿两位姐姐了,况且自己的铃铛里,还有两个吊在树底下的鬼婴。
          
              溯一说,月儿修炼鬼道之术,鬼婴可交于她来收服。
          
              到那时,月儿实力必然大涨。
          
              鬼婴的诡异之处,即便是安魄强者,都防不胜防。
          
              这样一来,月儿倒也不必在这永安城内束手束脚了。
          
              鬼道之术修的是非常道,太过于阴邪。
          
              若是掌控不好,便会旧事重现。
          
              毕竟可不是?#26410;?#37117;能在万鬼噬身这般惨状下平安的。
          
              毕竟…能在危机关头救月儿的母亲已经不在了……
          
              可谓是把双刃剑吧,?#36824;?#22909;在月儿心性沉稳坚毅,陵天苏相信她不会轻易在鬼道上迷失自我。
          
              况且,他可记得,曾经有过一位负了月儿的男子。
          
              月儿为了他,?#27426;?#25918;弃鬼道。
          
              如若不是阿馒,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过往。
          
              那男子,想来也是一位极为强大的修行者。
          
              他希望月儿能够强大起来。
          
              直到将来的某日,遇上那位负心人时,在他手?#21916;?#20250;太过吃亏。
          
              想通?#33487;?#28857;,陵天苏也不再犹豫,折身便向香儿月儿二人别院走去。
          
              推开?#22909;牛?#26376;儿早早的梳洗完?#24076;?#20511;着晨光静坐在院中石椅?#24076;?#35835;着手中一本书卷。
          
              恬静的模样,婉约的气质,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出朝霞。
          
              陵天苏淡淡一笑,没有看到香儿的?#30333;印?br />  
              不用想,还未到日晒三竿的地?#21073;?#22905;估计此时正窝在床上呼呼大睡着。
          
              月儿听到推门声,抬首望去,看到门口那道熟悉的声影。
          
              他展颜一笑道:?#21543;?#29239;您来了?”
          
              “看什么呢?这么用功?”陵天苏笑道。
          
              月儿扬了扬手中黑色书皮的书卷,笑了笑。
          
              虽然看着纸张保养得?#20445;?#20294;颜色泛着老旧的气息,显然是?#34892;?#24180;头的古书了。
          
              ?#23433;还?#26159;闲来无事,捡起了老本行,温故温故驭鬼之术罢了,少爷可别嫌弃月儿。”
          
              陵天苏走近院中,小跑至她身后,装出一副狗腿子的形象。
          
              他讨好般的捏着她的香肩,嬉笑道:“小的?#27597;?#23244;弃月儿姐姐您呐?月儿姐姐您就是九天上的仙女,无比耀眼,就算是修?#35835;苏?#39740;道之术,也丝毫掩盖不住您身上的仙气,倒不如说您赶紧快快修炼强大起来,到那时,小的便可安心躲在月儿姐姐的衣裙底下安枕无忧了。”
          
              月儿被这么不着调的一句逗得噗嗤一声轻笑。
          
              她微微抬手,用手中书卷轻轻的敲了敲他的脑袋。
          
              笑道:?#23433;乓欢?#26102;间不见,少爷你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这是跟谁学坏了。”
          
              陵天苏假装害怕的缩了缩脑袋。
          
              他自然不会跟她说这
          
              都是跟顾瑾炎那厮学的。
          
              嘿嘿一笑,道:“香儿姐姐还没起来呢?”
          
              月儿无奈道:“可不是吗?成日吃饱了睡睡饱?#39034;裕?#25105;真怀?#19978;?#20799;是不是投胎时脚滑了一跤,不然,这本体肯定是猪而不是狐了,世上哪有这么?#28860;?#30340;狐。”
          
              陵天苏使劲憋笑,道:“香儿姐姐许是在刻苦冥想呢。”
          
              月儿呵?#19988;?#31505;,道:“你进去看?#27492;?#37027;四仰八叉的姿势就知道了。”
          
              陵天苏决定不再继续为她开?#39068;?#21488;阶下了,不然实在是太打?#27785;恕?br />  
              他正色道:“月儿姐姐是真的打算重拾驭鬼术?#23546;穡俊?br />  
              月儿仍由自家少爷为自己揉捏着肩膀。
          
              低头翻开一页纸张,道:“是啊,在这会吃?#35828;?#19990;界里,若是再不提高自己的生存能力,少爷复族之日恐怕只会越加的遥?#35835;恕!?br />  
              “如此一来,那我今日这一趟来得可真算是巧了,今日我正?#20040;说?#31036;物给月儿姐姐你,虽然模样不佳了些,但是对姐姐你应?#27809;?#26377;很大的帮助吧?”
          
              “什么礼物?”月儿看着书,漫不经心的问道。
          
              陵天苏嘿嘿一笑,手中九重鸣幻铃微微震颤。
          
              他们二人身前院中的空间一阵扭曲。
          
              眨眼功夫,平坦的土地?#24076;?#20973;空驻扎出一颗漆黑古树。
          
              古树上?#30001;?#22402;吊着无数黑色树藤,乍一看去,到更像是无数漆黑的锁链。
          
              而其中有两根树藤下方正吊着两个咿咿呀呀的血色婴儿?#20223;?br />  
              婴儿?#20223;?#19968;被放出,便呲牙咧嘴模样狰狞。
          
              血口中参差不齐的锯齿般牙齿看着不禁令人心中泛寒。
          
              随着古树与鬼婴的出现,院内阴寒之气骤气,弥漫着常人所不能见的鬼气。
          
              月儿满?#30475;?#28382;,怔怔的看着眼前凭空出现的漆黑古树。
          
              当她?#29702;?#35270;线流转至树下吊着的那两个婴儿时,手中书卷啪的一声掉在了脚边还不自知。
          
              她眼中惊色未散,口中喃喃道:“至阴鬼树阴魁!还?#24515;?#26159;……三?#31454;?#30028;的鬼婴?怎会…怎会…鬼婴?#35828;?#38452;物怎会出现在这人间?!”
          
              陵天苏颇为意外,看来月儿的鬼道之术修炼得颇为精深了。
          
              居然一眼便认出阴魁树与三?#31454;?#30028;的鬼婴。
          
              月儿猛的转身,抓着陵天苏的手臂正色道:?#21543;?#29239;,您怎么会得到这两物的,您老实跟月儿说,您是不是牵扯进了什么麻烦事?”
          
              陵天苏微微苦笑。
          
              说实在话,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卷进了无祁邪的过往?#32422;?#20901;族与神族之间长久的战争中算不算麻烦事。
          
              但是既然让他知道了更为广阔的一个全新世界,怎么被这一叶障目,不好好的去参和参和这精彩的纠纷之中呢?
          
              ?#36824;?#36825;些话陵天苏自然不会与月儿说。
          
              他笑道:“哪有什么麻烦事,?#36824;?#26159;无意中所得罢了,我发现这东西诡异的紧,看不出什么名堂,所?#38405;?#26469;借花献佛,若是月儿姐姐能够知晓此物的来历,并且驯服,那不就成了咱们的一大助力?#23546;穡俊?br />  
              月儿用深表怀疑的目光看着陵天苏。
          
              ?#21543;?#29239;,我发现你入世后越来?#20132;?#20102;,身上的秘密也越来越多,却从不跟月儿说……也罢,少爷长大了,有自己的心事,月儿?#36824;?#38382;就是了,只是这鬼婴是阴界之物,冷血残?#20445;?#21738;里是那么好驯服的。若不是
          
              ?#24515;且?#39745;树限制了它们的行动,恐怕以我们,都难以捉住它们,这等阴物留在人间若是无人管制,终将成一祸害,少爷将它们交于月儿也好,借着?#19988;?#39745;树的镇压,月儿可研究研究试着看看能否将它们收服。”
          
              陵天苏?#23578;?#19968;声,他想说自己知道驯服这鬼婴的符咒,那是溯一教他的。
          
              只是自己方才还说是无意间所得,如今转身就说自己知道如?#31389;?#26381;这两个丑东西。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31354;?#26159;失误啊。
          
              “咳……那个……月儿姐姐,其实这点我想你应该是不用担心的,因为我在捡到这树和鬼婴之时,还在树上捡到一张黄符,其中写着?#27426;?#21650;语,当时我无意识的跟着?#28982;?#20102;?#27426;危?#37027;两个鬼婴貌似挺害怕的,应该凭借那符咒,可以将它们收服。”
          
              说完,陵天苏还颇为心虚的看了一眼月儿。
          
              这种糊弄?#24213;?#30340;话也?#36824;?#26159;敷衍的说辞罢了。
          
              ?#36824;?#20197;月儿的性格,即便是清楚这点,应该不会再一味的追问下去。
          
              陵天苏心中汗颜的紧,虽说他经历了数次死劫。
          
              入?#33487;?#27704;安城,面对敌人心智如妖,可面不改色的忽悠对手。
          
              可到了月儿面前,仍是还会觉得紧张的。
          
              果不其然,月儿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她似笑非笑道:“哦?不知是何等符咒,竟有如此奇效,让阴界的鬼婴都能如此?#20667;俊?br />  
              陵天苏从院中拾来一根枯枝,在月儿脚边土地之上一笔一划的勾勒着溯一教他的那道符咒。
          
              符咒十分繁杂,即便是以陵天苏的?#19988;洌?#21051;画途中也不禁断了两次笔画。
          
              停顿片刻,?#36214;?#22238;想一番,这才继续下去。
          
              而坐在石椅上的月儿眼中惊色随着陵天苏手中枯枝的动作愈来愈浓。
          
              她看着那道道繁杂的符咒怔怔出神,就连自己都不知自己何时脱离了石?#21361;?#36466;在那符咒旁静静观摩。
          
              陵天苏勾勒完最后一笔。
          
              黑色的阴魁树?#24076;?#20004;只鬼婴?#20223;?#30636;间剧?#20063;?#23433;的挣扎起来。
          
              一张本就比常人要长上许多的血盆大口,顿时如同残月一般竟直接裂到耳后根。
          
              口中凄厉的嘶叫着,不似人声般的声波直刺耳膜。
          
              洪流般的血腥不住的顺着鬼婴那惨烈的嘴角流淌而出,五官肆意的扭曲成一团,看起来十分可怖。
          
              如同利?#25104;?#28145;插入两只鬼婴脑袋顶内的黑色树藤也剧烈的颤抖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不堪重负声响。
          
              陵天苏皱眉挖了挖耳朵,看着周身鬼气更浓的两只鬼婴。
          
              皱了皱眉不解道:“为什?#27492;强?#36215;来反应这么大,这符咒怎么感觉不管用啊,非但没有对它们产生压制,反而感觉让他们更加戾气重了。”
          
              月儿静静的看着地上陵天苏所刻的符咒。
          
              ?#39034;?#27905;白的?#31181;?#19981;由自主的轻轻抚上?#21988;?#20013;的凹陷中,沿着轨道慢慢临摹。
          
              她眼中迸发的神采,却是陵天苏?#28216;?#22312;月儿身上见到过的。
          
              (ps:?#34892;?#20320;好起来好像很好吃的捧场月?#20445;?#20170;晚还有一更,?#34892;桓行唬?#20889;?#33487;?#20040;久北北实在是很少见到读者有在书评区留言的,不管是看正版的书友还是看盗版的书友,北北都希望各位能?#27426;?#22810;冒泡,你们的出现就是北北前进的最大动力。)
          
              。m.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