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逆天铁骑 > 第214章 前往杭州

        第214章 前往杭州

            李国栋在南京又待了?#27426;?#26102;间,赵峰带着商队从浙江回来,他们才会继续南下,因为在通州分手的时候,战马都交给商队的船只运走了。
          
              “大哥,那个陈公子又来了,他带来了一批粮食呢,说是桐城产的,平价卖给我们。”这一天,李国栋在府内书房看书的时候,何兴进来禀报。
          
              “陈卧子真乃我知己也!”李国栋感叹道。他在江南购买粮食,这里的奸商知道北方遭了灾,无不漫天开价,那天同陈子龙喝酒的时候,只是随便提了一下,居?#27426;?#25918;在心上。这不,他就凭借自己的关系,给李国栋弄来一批粮食。
          
              李国栋连忙放下书,走出院子,亲自走到大门口迎接。
          
              见到陈子龙,李国栋大步走上前,向他深深一揖:“多谢陈公子相助!我代表北方遭灾的百姓?#34892;?#20844;子!”
          
              “不必谢陈某,李公子若是要谢,当谢桐城方家和张家,我也只是动动嘴皮子,方家深明大义,愿意平价出售粮食。”陈子龙连忙回礼道。
          
              桐城士绅卖给李国栋的粮食是以每石八分银子的价格卖的,这个价格绝对是优惠价了。从陈子龙嘴里得知,这是方?#28798;?#30340;功劳。当年粮食在江南的价格是一石粮食一两银子,而?#35828;?#21271;方,一石粮食可以卖到二两至三两银子。己巳之变的时候,京城粮价甚至涨到五两银子一石,都不愁没人买。
          
              “密之先生与吾素不相识,为何愿意如此相助?”李国栋问道。
          
              陈子龙回道:“密之兄敬佩李公子,望能同公子共同探讨医药格物。听说公子急需粮食,?#39135;?#25163;相助。”
          
              “那就请卧子先生替我谢过密之先生了!”
          
              陈子龙送来一批粮食之后,在李国栋这又饮酒至深夜方才回客栈。几日后,陈子龙回了松江老家。
          
              赵峰的商?#21448;?#20110;回来了,从杭州带回一批丝绸、茶叶和陶瓷,满载而归。李国栋他们交给赵峰暂时保管的战马也一并带回。
          
              “兄弟你可终于回来了啊!我这里购入了一批粮食,你的商队把粮食运回北方,还有一部分粮食?#38472;?#24102;给王掌柜。”李国栋交代赵峰事情之后,便带着韩大山、何兴和五十名夜不收,踏上旅途,前往杭州。
          
              从南京到杭州,骑马走陆路是最近的道路,李国栋带着兄弟们,从南京出发,沿?#31454;?#20809;山色,风景?#24051;恕?#27743;南的繁荣富裕,令人根本就看不出明帝国已经危在旦夕。
          
              见此情?#21361;?#26446;国栋心中感叹?#21917;?#26159;崇祯能够南渡,放弃已经糜烂的北方,让闯贼和建奴自己去死磕,或许大明还能像南?#25991;?#26679;苟活百年吧。
          
              只要崇祯不死,洪承畴?#19988;?#22871;大清为崇祯报仇的谎言就无法骗得北方士绅支持,南明弘光朝也就不会存在,也不可能出现借虏平寇这样弱智的理论,江北四镇也不会垮得那么快,至少北?#20132;褂兴?#20891;帮着大明顶住满清。而夹在明军和清军之间的顺军,总不会发疯似的南下?#24895;?#26126;廷吧。总之崇祯上了煤山,是最坏的结果。
          
              其实以江南的财富,完全可以养一支精锐部队。南方人真不能打仗吗?#30475;恚?#25114;家军、白杆兵?#27426;?#26159;南方人?广西狼兵,三湘健儿,都是能征善战的血?#38405;?#20799;。
          
              从南京到杭州六百余里,李国栋一行人走了六日时间,终于看到前方巍峨的杭州城墙了,杭州城西的西子湖也同时映入眼中。
          
              西湖乃是江南秀色所?#21448;?#22320;,灵隐寺幽深致远,小天?#20204;?#38597;怡人,雷峰塔古朴庄重,从杭州城钱塘门出去直到苏堤,一路上亭台楼阁数不胜数,这边是达官显贵的金粉楼台,那边是鸡犬相闻的竹篱茅舍,酒楼高挑着杏黄旗儿,茶馆的泥炉子烧着红红的炭火,百姓们扶老携幼,往来如织,一派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
          
              一行人来到杭州钱塘门外,守门的士兵见到来的一大?#21917;松?#19978;明显带着一种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的杀气,于是上前盘问。
          
              李国栋递上腰牌:“吾乃大德旺二掌柜,前来杭州购货。”
          
              士兵看到腰牌上写着:大明杀胡口参将,漠南蒙古招讨使李国栋。士兵不知腰牌真?#20445;?#20110;是递给后面站着的?#24187;?#24635;旗。
          
              “原来是斩建奴大将的李将军!卑职不知李将军到来!还望将军恕罪!”那总旗军官连忙单膝跪地拱?#20013;?#31036;,“只是将军为何前来江?#24076;?#33509;无虎符,将军不可私自调兵。”
          
              “我是来做生意的,并未调动官兵,只带了五十名家丁,这不需要虎符吧?”
          
              “带家丁出门那是不需要,李将军请进吧。”那总旗嘴巴上说请,却向李国栋使眼色表示要银子。反正这里是杭州的地盘,你李国栋再厉害,强龙难压地头蛇。就算是福建的那个名?#20804;?#33437;龙的总兵官来到杭州做生意,也得乖乖的交银子。
          
              “各位拿去喝茶吧。”李国栋往那总旗手中塞了一块五两的银锭,又塞了一把碎银子。
          
              总旗小官喜笑颜开的把一行人放入城内。看到他们进去了,那总旗官对几名小兵道:“我大明武将做生意的多了去,福建广东的水师,舟山、松江的总兵参将,哪个没出海赚点银子的?只要不是我们杭州的,做生意的进城都得给点银子。”
          
              毕竟这城门官收银子不是给自己收的,他后面还站着更大的官?#20445;?#20107;实上大明一些关卡收费,城门收费,是变相的商业税,只不过这是收费大部分都中饱?#35828;?#26041;官的私囊,朝廷拿不到一个铜板。
          
              李国栋来杭州,就是为了?#20185;?#19968;年?#27426;?#30340;商贸盛会。每年杭州的商贸盛会,五湖四海的客商、牙人前来,乃至东瀛、佛郎机人也来参会,江南的丝绸瓷器茶叶,波斯的珠宝,西洋的琉璃杯、玻璃镜,南洋的各色香?#24076;?#21830;?#20998;?#20016;富,实可?#26420;?#26377;尽有,除了能士绅富豪勋贵们奢华的需求之外,还能满足老百姓一饱眼福的好奇心。
          
              这几年来,每年商会一枝独秀的便是福建郑家。郑家的生意做得很大,郑芝龙本人又已经被朝廷招安了,官至总兵官,拥?#20852;?#24072;三万,大小战船千余艘。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