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jqlhd"></li>

    <dl id="jqlhd"><font id="jqlhd"></font></dl>

  • <dl id="jqlhd"></dl>

      <dl id="jqlhd"></dl>
    1. <menuitem id="jqlhd"><bdo id="jqlhd"><video id="jqlhd"></video></bdo></menuitem>

        <dl id="jqlhd"><ins id="jqlhd"><thead id="jqlhd"></thead></ins></dl>

      1. E8中文网 > 史上最强训练师 > 第三百五十二章:报警

        第三百五十二章:报警

            游戏城,火箭队秘密基地中,某间布置得十分清幽的办公室里。
          
              此刻,福永雄治正神态拘谨地将今晚在游戏城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一五一十地对着坐在他面前?#24187;?#38271;相清秀的年轻男子汇报了出来。
          
              年轻男子整个身躯?#23478;?#38752;在柔软的沙发之中,双手交叉放于腹前,翘着二郎腿,在听福永雄治汇报事情的全程内,嘴角边都挂着一丝不屑的笑意,仿佛并没有将福永雄治所说的事情给放在心上。
          
              直到福永雄治结束了他的汇报,年轻男子这才笑着朝他问了一句话。
          
              “然后呢?你就放?#25991;?#20010;叫做夏梦的小鬼待在上面?”
          
              尽管年轻男子的语气,就跟平日里大街上遇到熟人问一句吃了没一般平淡,但福永雄?#25105;?#21548;,心中顿时却是止不住有一股冷气升腾而起。
          
              他赶忙表现得十分惶恐的模样,低下头朝年轻男子谢罪道:“大人,是属下无能!”
          
              “你确实是无能!不仅无能,还很愚蠢!”
          
              福永雄?#25105;?#21548;,头低得更低了,后背竟是因为年轻男子这一句话开始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
          
              “那个叫做夏梦的小鬼,既然能够被组织开出百万天价悬赏,正常人都知道他有问题。而这样一个有问题,又与我们敌对的小鬼,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地盘之中,你居?#24187;?#26377;在第一时间内将他到来的消息告知给我,反而是自己一个人带着数十名手下去围捕他。”
          
              年轻男子眼若老鹰一般,直勾勾地盯着福永雄治,似乎是要看穿他脑海中的想法。
          
              “福永雄治,告诉我!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说到这,年轻男子的话音竟是陡然一提。
          
              下一刻,扑通一声,福永雄治没有找任何的借口来辩解,就这样跪倒在?#35828;?#19978;,同时伸出手掌,用力地左右扇着自己的脸颊。
          
              “大人,我错了,请你饶恕我这一回。”
          
              “饶恕?饶恕你什么?”年轻男子嘴?#19988;?#25196;,佯装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笑着问询道:“我都不知道你错在什么地方?又怎么饶恕你呢?”
          
              福永雄治手掌?#27426;伲?#26242;时停下了打?#24120;?#20182;心里清楚面前这个年轻男子的可怕之处,如果不顺他意的话,接下来自己很有可能连怎?#27492;?#37117;不知道了,于是他也没有再隐瞒什么,一边继续用力打起了自己的耳光,一边将自己心底里的小心思都?#20384;?#23454;实地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要是不说,我?#25346;?#20026;你是被彩虹道馆那个小婊砸给?#31456;?#20102;,想要背叛出组织呢。”
          
              “不敢,不敢啊,大人!”
          
              听到年轻男子这一句宛如调侃的话语,福永雄治当?#26412;?#24613;了,连忙拍着胸口,大声地表起了?#20506;摹?br />  
              “大人,我对组织的?#39029;希?#26085;月可鉴!无论如何,我都绝对是不会背叛组织的!请大人?#27426;?#35201;相信我啊,大人!”
          
              福永雄治说完,生怕年轻男子不满意,二话不说,脑袋用力往地板上一砸,就这么对着年轻男子磕起了头。
          
              “嘭嘭嘭~”
          
              地板是用精美的瓷砖铺成,福永雄治的额头磕在上面,顿时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
          
              年轻男子面带笑意地看着福永雄治的举动,一直等到看见瓷砖上有一抹鲜红的血液出现,他才开口道:“?#32654;玻美玻?#19981;就是有点小私心吗?人有私心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不至于这样自己?#22836;?#33258;己。”
          
              尽管年轻男子都这样讲了,但福永雄?#25105;?#26087;还是没有停止磕头的举动,仅仅只是放缓了一点速度。
          
              “嗯,至于你对组织的?#39029;稀!!!?#24180;轻男子看着福永雄治,稍微停顿了一下,这才接着往下笑道:“我自然是相信的。因此,起?#31383;傘!?br />  
              “谢大人。”
          
              福永雄治停止了磕头,身形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敢再坐下,而是沉默地站着,静静地等待着年轻男子之后的指令。
          
              年轻男子并没?#23633;?#30528;发表任何的话语,而是闭上眼睛,仿若是在假寐。
          
              顿时,整间办公室里陷入了一阵寂静的氛围之中。
          
              良久,年轻男子终于再次睁开了眼睛。
          
              “那个小鬼所派出战斗的小精灵,?#26469;?#26159;暴鲤龙,妙蛙花以及凯西,是吗?”
          
              “是。”
          
              “你个人感觉那三只小精灵的实力怎么样?”
          
              “妙蛙花最强,其实是暴鲤龙,最后?#24378;?#35199;。”
          
              “草系,水系,超能系。。。”
          
              年轻男子在口中默念了一句,随后竟是笑道:“三只小精灵里面,竟然有?#34903;?#23567;精灵?#24378;?#21046;石系与地面系啊。”
          
              福永雄治不知年轻男子说这句话的意思,也不敢多问,只能是点?#35828;?#22836;,算是认同了年轻男子的说法。
          
              年轻男?#27704;?#30524;撇了一眼福永雄治,见他一脸懵懵懂懂,嘴角不禁扬起了一丝嘲讽之意。
          
              只不过,这丝嘲讽来得快,去得也快。
          
              很快,年轻男子便又重新谈起了正事。
          
              “那个叫做夏梦的小鬼,不足为虑。虽?#24187;?#27668;大,但大多都是吹捧出来的,想要解决他,对于我来说,易如反掌。”
          
              “可是,听说就是连暗夜修罗大人他都栽在了那个小鬼的手上,现在还身陷囹圄之中不得自由。”
          
              “嗯?#21051;?#20320;这口气,你是认为我的实力跟修那个废物一样,是吗?”
          
              “不,属下绝无此意,大人的实力,自然是十分强大。只不过,属下想说的是,那个叫做夏梦的小鬼,诡计多端,心思歹毒,绝非是普通的训练家可以相比。因此,属下斗胆,还请大人不得不谨慎对待啊。”
          
              “哈哈哈~”
          
              年轻男子笑了,笑得很大声,笑声令人一听,就能感觉这个人此刻好像是很快乐。
          
              ?#27426;?#31119;永雄治却不是这么想,他的双膝再?#25105;?#24367;,重重地跪倒在?#35828;?#19978;。
          
              随着福永雄治的跪下,年轻男子的笑声停止了。
          
              “不谨慎?#20882;。?#19981;谨慎很有可能就会阴?#36947;?#32763;船,而我翻船了,对于你来说,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属下。。。”
          
              眼见福永雄治?#24613;?#25509;着磕头,年轻男?#27704;?#21756;一声,出声制止道:“好了,别动?#27426;?#23601;磕头,也不看?#31383;?#25105;的地板都弄成什么样子?”
          
              福永雄?#25105;?#21548;,急忙脱下穿在身上的外套,麻利地拿着外套擦起?#35828;?#26495;,直至将瓷砖上?#19988;?#25273;鲜红的血迹给擦得算?#24378;?#19981;出来的时候,福永雄治这才重新将外套给穿了起来。
          
              这一过程之中,年轻男子都是神态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等到福永雄治收拾干净地板,他才笑着开口道:“起?#31383;桑?#20197;后没我的命令,可别随随便便就磕头了,知道吗?”
          
              “属下,知道了。”
          
              福永雄治站起身来,尽管表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但心底里却是已将年轻男子给来回骂了不知多少遍。
          
              年轻男子也不在意福永雄治心里怎么想,反正对待这?#21482;?#26377;野心的属下,他一向的做法,就是压,使劲地往下压,压得他们身心俱疲,不敢再有任何妄想。
          
              “其实,说真的,一个十?#27492;?#30340;小鬼,所培养出的小精灵实力再强,又能强到哪里去?更何况,精灵对决,可不光靠小精灵实力强就能获胜,除非是传说中的宝可梦,要不然到头来,还不得是要看训练家的指挥能力。”
          
              年轻男子这一回开口,福永雄治再也不敢轻易地回应,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具机器人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只管听。
          
              对此,年轻男子?#25346;?#27809;有说什么,毕竟他也不想看到福永雄治动?#27426;?#23601;跪下赔罪的样子,碍眼!
          
              “夏?#25991;?#20010;小鬼,先暂时绕过他。通知下去,在基地里的所有火箭队成员,今晚谁都不准出去。如果有人敢违背这个命令,那么除非他是死了,要不然。。。哼哼。”
          
              ?#21834;!!!?br />  
              尽管福永雄?#25105;?#32463;打定主意闭嘴不言了,但在听到年轻男子这一番话之后,心里还是感到诧异不已,他双眼瞪得húnyuán,嘴巴张了张,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仅仅只是点了下头,以此来向年轻男子表示自己知道了。
          
              眼见福永雄治居然能够忍受住心中的好奇,没有向自己询问缘由。年轻男子嘴角不禁微微向上一扬,而后接着道:“当然,在上一条命令里,不?#24066;?#20174;基地里出去的火箭队成员,可不包括你。诶,先别慌,我没有其他的意思。之所以会这么讲,是因为我需要你出去帮我办一件事情。”
          
              “谨听大人吩咐。”
          
              听到年轻男子有事情交代自己去做,福永雄治终于开口了。
          
              “事件很简单,不麻烦。你不是在游戏城里挂了一个头衔,叫经理是吧?”
          
              “是。”
          
              “嗯,这就对了。你从基地里出去之后,不管那个叫做夏梦的小家伙还在不在外面,你都给立马打电话,朝警局里打。报警的理由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有人来?#20223;遙?#30772;坏游戏城的娱乐设施,了解?”
          
              “这。。。”
          
              福永雄治傻眼了,年轻男子的这一处理手段怎么听起有点避而不战的意思。
          
              还有,向警局打电话报警又是什么神奇操作?
          
              我们是火箭队啊!是坏蛋啊!
          
              你刚刚不是还再说,解决夏梦,易如反掌。
          
              既然易如反掌,那?#33151;?#20570;啊!用得着打电话报警吗?
          
              这一刻,福永雄治无语了,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能是直愣愣地看着年轻男子,希望他能够给自己一个?#20384;?#30340;解释。
          
              ?#27426;?#24180;轻男?#24189;撓行?#24773;跟福永雄治说那么多,作为上司只要发号施令就行了,向下属解释命令这种事,他可做不来,也不愿去做。
          
              “别这了,快去吧。记住啊,如果警方来了,咬死那个叫做夏梦的小鬼,控诉他就是来游戏城里搞破坏的人。期间,无论警方问了你什么问题,反正只要是有关于火箭队的,你都是一问三不知。还有,出去了,近些日子,就先别急着进来,我要你去请律师,目的很简单,?#23504;?#24072;帮我们,看能不能将那小鬼给弄进监狱里关上?#27426;问?#38388;。”
          
              “大人。。。”
          
              “不用废话,我知道最后一个要求?#34892;?#38590;做到。不过,我不管,反正这件事我交给你了,你要是没完成,基地你也别进来了,就给我天天待外头。”
          
              面?#38405;?#36731;男子如此直白地宣言,福永雄?#25991;?#20809;之中不禁闪过一丝怨毒,他咬了咬牙,双拳紧紧捏在了一起,随后却都松开了。
          
              “是,大人,我明白了。不知,大人还有什么其他的吩咐吗?”
          
              “没有了,只要你能够顺顺利利地将我交代给你的这件事情办好,那么过去的,我都不会再追究,知道吗?”
          
              “是。”
          
              福永雄治点?#35828;?#22836;,而后朝年轻男子鞠了一躬。
          
              “属下告?#24661;!?br />  
              说完,他便转身干净利落地走出了办公室。
          
              眼见着福永雄治的身?#30333;?#31639;是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年轻男子不禁冷笑一声,而后高声说了一句。
          
              “出?#31383;傘!?br />  
              随着年轻男子这一句话说出,办公室的某堵白墙,竟是缓缓向?#30776;?#21160;了开来。
          
              一个身形曼妙的少女从中走出,莲步款款地走到了年轻男子的身旁,若是夏梦在这里,恐怕会将这个少女给认出来。
          
              “大人。”
          
              “嗯。”
          
              年轻男子审视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名少女,而后伸出手一把将这名少女给拽拉了过来。
          
              少女顺?#39057;?#20837;了年轻男子的怀中,还没?#20154;?#21453;应过来,年轻男子便低下了头,吻在了少女的嘴唇之上。
          
              少女没有反抗,很是温顺地与年轻男?#28216;?#22312;了一块。
          
              良久,两人这才结束了这一长长的湿吻。
          
              “小浪蹄子,最近这吻还挺熟练的嘛。”
          
              “都是大人你教得好。”
          
              “哼,待会我会教你一些更好的东西。”
          
              年轻男子伸出食?#31119;?#19968;把挑起了少女的下?#20572;?#38543;后正低下头,再?#19988;?#27425;的时候。
          
              哪想,少女却是突然出声了。
          
              “大人,刚才在暗室里,我听到了大人的谈话,心里一直很不解,为什么大人会下达出那样一个命令?不知,大人能不能。。。”
          
              “很简单。”没等少女将话说完,年轻男子便打断道:“因为,我乐意。”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